莲沼

[刀剑乱舞]袖手旁观(五)

*暗黑本丸

*OOC、私设众多

*含监禁黑化虐待QJ等不适情节

*含男审神者

*源于突然很想看【被变态杀人狂男审神者囚禁在本丸折磨的普通人】和【明知道审神者是人渣却只能成为帮凶袖手旁观的刀剑们】

*大部分是玻璃渣脑洞段子,没有具体连贯剧情

*本章开始采取以各个刀男视角叙述。本章五虎退




(二十四)五虎退·壹

 

他们的本丸里住着一位辉夜姬。

这是五虎退刚来不久后,乱藤四郎偷偷告诉他的。

可怜的月亮公主被夺走了飞天的羽纱,只能被囚禁在人世间饱受苦难,日夜哭泣。

“但是不可以去打扰哦~”比少女还要纤细精致的少年垂下眼睑,羽翼般的睫毛遮住了他湛蓝的瞳孔:“辉夜姬早晚都是要回到天上去的,而那些妄图把她禁锢在尘世的贪婪又愚蠢的家伙,终将会受到惩罚哦。”说着,乱藤四郎便笑了起来。

那样甜蜜的笑容,却好像有哪里和平时不同,五虎退懵懵懂懂,看不太明白。

入夜的时候,他听见真的有哭泣声远远地传过来,细细的,轻轻的,可在一片死寂的本丸内却显得那么清晰,那么让人不安。

然而大家却好像很习以为常,旁若无人的继续入睡,仿佛那声音是他的幻觉似得。

可是……

五虎退抱紧了怀里的小老虎,在被子里蜷缩起身子。被突然勒紧的小老虎不高兴地用爪子拍了拍他的脸以示抗议,然后挣脱出来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窝着睡觉。

可是……辉夜姬好可怜。

细弱的哭泣声一直萦绕在五虎退耳边,那幽幽的啜泣,挠的人心神不宁。

……一个人被关在房间里一定很害怕吧?她一定是不开心才会一直哭泣的吧?她是不是也很想和月亮上的家人相见呢?

明明闭上眼睛想要入眠,明明身边睡着自家的兄弟们,可还是觉得自己像是身处荒芜之地,茕茕孓立。

好可怜……

为什么审神者要把月亮上的公主关起来呢?

 

(二十五)五虎退·贰

 

五虎退没有见过审神者的样子。

他不久前刚被同伴从战场上捡回来,除了在被召唤的时候听到过一次审神者念咒语的声音,还没等他化好人形睁开眼睛,审神者就因为有事情要处理而匆匆忙忙地回现世了。

他是普短刀,各方面数值都不是很出色,性格也不太适合战斗。他从未奢望过会被审神者所重视、喜爱,也明白这样懦弱的自己安安分分才是最好的。

可还是有些伤心。

虽然在得知这个本丸里已经有了一期哥,药研哥,前田藤四郎,骨喰藤四郎和乱藤四郎这些兄弟时心情有一丝好转,但是五虎退很快就敏锐地发现,他的兄弟们,似乎并不是很开心见到他……

被讨厌了吗?内心纤细的小孩子既沮丧又难过,金色的眼眸水汪汪的,然而药研藤四郎看到自家弟弟可怜巴巴的表情,却也只能叹息,什么也说不出口。

随着日子的增加,五虎退始终没有机会见到审神者,也没有见到传说中的辉夜姬。

虽然他是短刀,但是是本丸半年多以来的唯一一把新刀,所以为了弥补他和其他刀剑付丧神们之间的巨大差距,他经常被派出去出阵或者远征。尽管每次队伍里都会安排栗田口派的刀剑和他一起去,然而五虎退始终不喜欢战斗,并且总觉得自己和本丸里的其他刀剑们似乎有些格格不入。

听说在他远征的时候审神者回来过两次,可都是在他回来之前就又走掉了。

他估计是本丸内第一把到现在都不知道审神者样子的刀剑了。

五虎退越发的难过起来。

果然大家,都不怎么喜欢他啊……

 

(二十六)五虎退·叁

 

五虎退的小老虎少了一只,他找遍了本丸上上下下,都没有找到那只调皮的竖纹小老虎。

不会掉到水池里了吧?

五虎退有些担心。那只调皮的小老虎超喜欢伸出小爪子去捞水池里比它还要大的锦鲤呢……

找着找着,他就找到了一个深藏在本丸尽头上着铜锁的房间。

这里地处偏僻,安静又寂寥,几乎没有刀剑会路过,然而里面有……人类的气息。

五虎退觉得自己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他回想起了乱藤四郎的话,心脏扑通扑通跳的飞快。难道是辉夜姬……

他绕着房间转了一圈,只在最边上发现了一扇小小的悍着铁围栏的窗户。他够不到,便搬了几箱杂物垫在下面。

在警觉地环看着四周发现没人后,五虎退忐忑不安地爬上箱子踮着脚朝房间内望去。

房间里没有点灯,又处于背阴潮湿之地,所以昏昏暗暗的看不清虚实,他只能透过窗户投入的狭隘光线看到个大概。

他看见有一个少女端坐在黑暗之中,身上穿着印有繁复花纹的华丽和服,却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凌乱,她半个身子都躲藏在阴影里,只能看清她从宽大的衣袖里露出的半截雪白的手臂和细长的,正在轻轻抚摸着窝在她怀里一脸惬意的小老虎的手指。

小老虎发现五虎退后很兴奋,一个翻身站起来对着窗户叫了起来。

五虎退吓了一跳,踉跄不稳的差点从箱子上掉下去,他害怕被发现,连忙蹲下身子缩成一团,然而很快他就听到了辉夜姬对他说话的声音。

“这小家伙是你养的吗?”

“!”被,被看到了!!

害怕因为自己逾越的行为惹得审神者和同伴们更加讨厌自己,五虎退顿时眼睛泛起了泪光,半天才敢从窗户边上探出个小脑袋,声音沮丧又难过:“嗨,是,是我的……”

“这是猫吗?它很喜欢我摸它的耳朵呢……”

辉夜姬的声音很好听,柔柔的,软软的,感觉像是一个年纪稚嫩的小姑娘。

“……是小老虎啦……”隐约感受到对方的善意,五虎退原本不安的心也慢慢平复了下来。

“怪不得……刚刚我叫它喵喵,它咬了我的手指呢,感觉还蛮凶的。”辉夜姬笑了,笑的声音也很好听,五虎退很喜欢她的笑声,可大多数时间,他听到的都是她的哭泣……

“你是新来的吗?也是刀剑……付丧神吗?感觉是小孩子呢……”

“……我,我是短刀来着……而且我也不是小孩子,我已经好几百岁了……”

“诶~好厉害呢~”

辉夜姬的夸赞让五虎退有些脸红,他从来没有和人类说过这么多话,感觉自己的心跳的特别快。

远处传来出阵归来的号角声,五虎退知道一期哥他们要回来了,有些担心自己会被发现,不安的四处张望起来。

“你的小老虎似乎想要走了呢~”女孩子软糯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五虎退转过身向室内望去,发现辉夜姬已经站了起来向他走去,层层叠叠的衣摆在她走动的时候发出金属碰撞的沙沙声,他这才发现,她的脚腕上被锁着看起来沉重冰冷的铁链。

“可怜的月亮公主被夺走了羽纱,只能被囚禁在人世间饱受苦难,日夜哭泣。”

随着辉夜姬的靠近,五虎退终于看清了少女的脸。

和想象中美艳不可方物的月亮公主不太一样,这是张非常非常年轻的面庞,还带着属于孩童的稚气,她的头发有些凌乱,长长的辫子松松垮垮垂在耳边,她的眼睛被黑色的纱巾蒙住了,似乎是故意让她看不见周围的一切。她的嘴唇形状非常漂亮,唇瓣的颜色是娇嫩的粉,看起来非常柔软……

辉夜姬伸手将小老虎举到了窗前,歪了歪头,微微笑了起來。

弯弯的嘴角,弯弯的眉毛……纱巾下的眼睛,也一定是笑成了弯弯的新月的形状吧……

五虎退一愣,赶紧伸手从窗户的缝隙中接过调皮的小老虎,他不经意间碰触到少女的指尖,冰凉的像是寒冬的积雪,没有温度。

“你……有空的时候,还可以来找我说说话吗?”少女微微红了脸颊,似乎觉得有点难为情,她垂下头,手指绞着和服上松松散散的带子,可周身却又笼罩着一种无比的悲哀:“一个人在这里……有点无聊呢……”

把不情愿离开少女怀抱的小老虎牢牢抱进怀里,五虎退重重地点了点头,可很快意识到少女根本看不见自己,就赶紧说好。

“太好了。”辉夜姬收回了自己的手,一步步又退回了黑暗之中。“真是勇敢又温柔的人啊~”

五虎退跳下纸箱向前厅跑去,他边跑边扭头去看逐渐远去的黑暗的房间,突然有些明白了人类不愿意放辉夜姬离去的理由。

如此温柔而又皎洁的月亮的光辉……谁都不想放开吧……

 

(二十七)五虎退·肆

 

五虎退时常偷偷来这儿找她。

他做的很隐蔽,没有被任何人看出来,一开始的担忧和顾虑也很快就消散了。

他本来就不怎么引人注意。

辉夜姬特别喜欢小老虎们,而小老虎也都很喜欢她,每次五虎退都会带着一只小老虎过去,小老虎匍匐在少女腿上温顺的任由她抚摸的样子,让五虎退又高兴又羡慕……

如果可以,他也想轻轻的靠在辉夜姬旁边啊……

意识到自己生出了奇怪的想法,五虎退有些羞愧得涨红了脸颊。

她高兴的时候会说很多话,软软糯糯地诉说着她在现世的生活,从琐碎的日常小事到一些让她记忆犹新的难忘回忆,奇妙的语言细细交织成一片如同身临其境的画卷。

她其实不是月亮上的高岭之花,只是人世间普普通通的少女。

她会眉飞色舞的描述着夜晚里如同烟火般闪烁着霓虹光彩的巨大摩天轮,洋果子店里缀满草莓和奶油的让人幸福到不知所措的巧克力蛋糕,也会面露哀伤地讲述着她和家人朋友旅行时的趣事,不管是冲绳细白沙滩上晶莹剔透的美丽贝壳和成串的小螃蟹,还是在满目纯白的北海道厚厚雪层下发现的艳红色浆果。

东京街头穿梭不息五颜六色的人群。

夏日祭典上最后一朵灿烂巨大的金红色烟花。

五虎退听入了迷,仿佛也身处现世之中,经历了世人的种种。

本丸的生活虽然繁忙,但是也同样很枯燥,除了出阵和远征以外,基本都是待在本丸里面做做农活,练练剑术。作为刀剑付丧神的他们,才刚刚化有可以自主行动的人形,对现世的了解寥寥无几,更没有什么兴趣爱好。

不过他们也不怎么在意这种乏味无聊的生活,毕竟几百上千年来,他们都是这样一成不变的渡过的。

然而少女断断续续的细语却激发出了五虎退心中一个曾经连想都不敢想的奢望。

他想去现世看看……

想去游乐场坐摩天轮,想去看夏祭的烟火大会,想要吃好吃到哭的草莓蛋糕,想要亲眼看一下对他来说遥不可及的那个世界……

如果可以的话,他很想和辉夜姬一起做这些事情呢……五虎退的脸颊泛出一片淡淡的红晕,可很快就失望的垂下了眼眸。

听隔壁本丸说,如果被主人设为近侍刀,通过申请是可以去达现世的……但是他的主人连看都没有看过他一眼……一定不会带他去现世吧……更不要说是和被囚禁在本丸的辉夜姬了……

如果辉夜姬是他的主人就好了。

她那么好,那么温柔,一定会带着他一起去的……这样他们还可以一起去游乐园,一起吃蛋糕……

可是辉夜姬身上连一丝的灵力都没有,她根本不可能成为审神者……

五虎退有些沮丧,可很快便振作了起来。

没关系,只要可以像是现在这样,听听她说话,就已经非常开心了啊~

 

(二十八)五虎退·伍

 

“呐,退酱,你可以带我离开吗?”

突然有一天,辉夜姬这样说道。

她站在窗户下面,夕阳透过栏杆的缝隙照射到她的脸上,为她镀上了一层浅浅的金色。她歪着头,乌黑的头发顺着她的肩膀滑下,看起来既乖巧又可爱。

可她并不是很好。

昨天晚上五虎退第一次见到了审神者,也第一次明白了其他刀剑所隐瞒他的事情。

从审神者房间里传来的绝望的哭泣声,让他一整晚都瑟瑟发抖地蜷缩在被褥里拼命阻止自己哭出声来。

她不该被束缚在这儿。

她是辉夜姬,应该回月亮上去和她的家人在一起。

“这里一点都不好……我想要和退酱一起回现世。”

她把手伸向五虎退,像是要抓住一丝希望。

“退酱,我们一起回家,可以吗?”

逢魔时刻的夕阳之下,五虎退像是着了魔似得点了点头,原本金色的眼眸里闪烁出点点的赤红。

 

 


评论(14)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