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沼

[刀剑乱舞]独一无二(下)

*一个脑洞的再次延伸

*加州清光专场

*刀刀切开都是黑的

*碎刀,暗堕预警



她的本丸里只有加州清光。

初始刀,初锻刀,政府奖励,日课。

仿佛被人下了魔咒一般,每一把新来的刀剑付丧神在注入灵力幻形之后,都是加州清光。

因为那次碎刀事件,她选择留下了剩余的四把加州清光,之后她便再也没有提过或想过什么刀解,什么链结。

他们都被她留了下来,一把把唤出人形,直到她的灵力无法再负荷更多的刀剑付丧神才作罢。

那些没办法幻形的加州清光,保持着刀剑的形态被她细心珍藏在锻冶所,每隔一段时间她都会去帮它们除尘上油,爱惜地抚摸着漂亮的刀身,自言自语地道歉,自责自己灵力太过弱小无法召唤出他们全部。

而那些有幸幻化出人形的加州清光们则十分努力的在本丸工作着。

他们有序的出阵,远征,当番,尽自己力所能及把最好的献给审神者。

他们庆幸自己的审神者爱他们胜过一切,却也暗自怨念审神者的爱并不是唯一仅有。他们想尽办法想让审神者的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一秒,相对的,他们也警惕着同为加州清光的同伴,害怕一不注意就让他们赢得了审神者的垂怜。

她倒是没怎么在意过这些刀剑付丧神们争宠的小把戏。

单单为了能区分这些个“加州清光”,她就花费了好些力气。

可黑发赤瞳的少年又坏心眼又小气,总是变着法子逗弄自家的审神者,常常好几个一起跳出来撒着娇让她猜自己是哪一把。

猜对了便不要钱的飘一本丸樱花,猜错了便一整天都无精打采神色黯然,看的她心疼。

她最后没办法,亲手缝制了许多带着号码的肩章让他们随身携带以便区别。

初始刀加州清光不高兴自己和其他人一样,她无奈的在他的肩章NO.01后面多绣上了一朵漂亮的樱花。

初锻刀加州清光看了又不高兴,她赶紧在他的肩章NO.02后面绣上了一颗星星。

然后其他加州清光都不高兴了。

她无奈又宠溺地一个一个帮他们绣上一些花哨的图案以示独一无二。

她喜欢看加州清光眼睛亮晶晶的,像只黏人的小猫一样凑过来叫她主人的样子。也喜欢他满脸期待,满目愉悦,满心欢喜的可爱模样。他要是对她笑一下,她就觉得自己可以什么都不要了。所以她从不拒绝他,从不拒绝任何一个他,只想着要把最好的给他,自己有的全给他。

时间就这样慢慢悠悠过去了大半年,本丸内五十把加州清光和她过得也算是惬意悠闲,除了时不时不得不面对“你更爱哪一把加州清光”这种根本无解的修罗场,她觉得自己幸福极了,简直死而无憾。

 

然而很快,本丸的运营开始接二连三的出现了问题。

因为她的本丸里只有加州清光这一种刀,所以一些需要其他刀种的任务她统统无法完成,很多战场地图她也被困着过去不,时间长了,她便和同期的审神者拉开了差距,每月的战绩都是最后一名。

后来她接二连三地推脱了好几次时之政府发布的限时任务,战力扩充计划也丝毫不积极。

那怪异的态度引起了时之政府的注意,他们便派人暗地里对她的本丸进行了调查,很快就发现了本丸的特殊情况。

她被上司叫去现世喝茶。

事发突然,初始刀清光又正巧带队远征,所以她带了初锻刀加州清光作为近侍前往现世。

一路上她战战兢兢,惶恐不安,生怕自己说错了什么,做错了什么,就被时之政府开除了审神者的身份。

果然,上司见到她之后就是劈头盖脸一顿痛骂,惹得她身边的加州清光好几次都忍不住暗暗把手伸向了身侧的佩刀。

她倒是态度很温顺,不说话,低垂着头一直盯着自己的脚尖。

她早就习惯被人这般暴跳如雷地斥责。

当年她一意孤行想要做审神者,放弃了上大学,和家人闹翻,离家出走,辗转在各种地方打工赚钱养活自己。

那时候她吃得苦挨得骂,比这个可怕的多,严重的多。

然而都是值得的。

她悄悄拉住了身边加州清光的衣角。

原本气呼呼的黑发少年一愣,很快便回应她,伸出手温柔却坚定地握住了她的手指。

他在呢。

他在我身边陪着我呢。

世界上还有比加州清光在我身边更好的事情吗?

她红了脸颊,几欲流出眼泪。

 

责骂持续了大概一个多小时,那位气的脸都涨成酱紫色的中年男人才终于闭了嘴,端起茶杯猛灌了好几口。

她和加州清光不由自主的都长呼了口气,却换来上司冰冷冷的眼神和刻薄的话语。

“总之,你本丸内的锻冶所和锻刀师我都已经申请换新了,从明天起,你就开始给我锻新刀。至于那些多余的加州清光……”中年男人不怀好意地看了一眼她身边的少年,冷哼一声:“这种废物要那么多干嘛?统统刀解。”

“……什,什么?”她觉得自己像是被人猛击了脑袋,耳边嗡嗡作响,听什么都不像话,都不明白:“……刀……解?”

“你自己的灵力水平糟糕成什么样你自己清楚,原本就灵力欠缺,还供养那么多废物,有这些力气,不如锻出些太刀大太,这样你的战绩才不至于丢脸到让人无法直视。”中年男人丝毫不忌讳,他的耐心一向很少,尤其是遇到这种贪图刀剑付丧神的容貌,沉迷于虚情假爱里的愚蠢女人。

政府养她们是为了战绩,而不是让她们在这玩什么你情我愿的过家家游戏。

“可是……清光他……”她惊恐的舌头都开始打结了,可上司却完全不愿听她的解释,毫不留情地打断了她的话。

“半年时间。如果下半年你所在的本丸战绩依然如此凄惨,不好意思,请你解除与时之政府的合约,遣散本丸。我想当一个普通人更适合你。”

 

在回本丸的路上,她一直脚步虚浮的像是个幽灵。

初锻刀加州清光不忍看到自家审神者失魂落魄的样子,他低着头,指甲深深掐入了手心,半天才终于下定决心般上前搂住了几乎快要晕倒的审神者,声音喑哑:“主人,请不要因为我们为难……回到本丸后我会和其他的加州清光们一起商量解决这件事……如果是为了主人,我愿意自行刀解……”

“……你胡说什么!!”她挣脱出加州清光的怀抱,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一脸决绝的少年,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什么刀解不刀解的!刀解就是死了,明白吗,就是永远,永远不能再相见了啊!!”

她才不要!她的清光每一把都是独一无二,每一把都是不可割舍,她不要其他刀,她只要加州清光,只要他!!

哭到嗓子都哑了,她才收起自己越来越难以控制的情绪,一边抽泣,一边对初锻刀说道:“今天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谁都不能说,我会解决这件事的……我会自己解决的,我一定会解决的……”

我会好好保护你们。

不惜一切。

 

她用符咒封锁了新建好的锻冶所。

她买回了很多关于灵力方面的书籍彻夜研究。

万屋黑巷里来历不明的药丸,只要传说可以增长灵力,她都毫不犹豫的买来大量服用。

本丸内的出阵和远征的频率也开始频繁了起来,她尝试让加州清光们去一些难度较大,甚至注明太刀或大太刀更为适合的场合。

然而每次都有加州清光重伤归来。

她一边亲手手入一边哭到眼睛都肿成了桃子。

她非常非常努力的想要拉近自己与同期审神者的差距,可结果并不如意。

她无数次查看着自己一直低于平均线的战绩,眉头紧锁,不自觉地啃咬着手指,经常一不注意就把自己的十个指尖全部咬到鲜血淋漓。

她几乎快被压力压垮了,可是她不能在加州清光面前表现出来。

她整夜睡不着觉,内心的痛苦和空洞让她不停的想要伤害自己。

她的手臂和腿上全是自己掐出来的青紫和血痕。

 

一日清晨,她又是整夜未眠,她看着镜子里自己苍白干枯的面颊和浓重的黑眼圈,喉头一甜,便吐出了一抹嫣红。

她愣愣地看着手帕上浸染开来的血迹,半天才不动声色地把手帕燃尽了。

她还有时间,她还有机会,她一定能找出保全加州清光的办法。

她少有地为自己编了一个简单的发髻,在脸颊打上浅粉色的腮红,又在唇上抹了点艳色的唇蔻,最后披上厚厚长长的羽织,以便完完整整遮掩住身上的伤痕。

她刚走进大广间,就被匆忙跑来的付丧神一把抓住了手臂。

她瞥了一眼他的肩章。

NO.21,后面还缝着一只兔子。

她记得这一把加州清光。

因为有一次远征,他抓了只兔子送给她,她觉得兔子红红的眼睛和他满眼的期待很像,便开玩笑的叫他小兔清光。虽然当时少年嘴上说着好逊不要,可脸颊却红彤彤的非常可爱,所以她便在他的肩章后面绣了小兔子作弄他。

“怎么了清光?又抓到兔子了?”她装作轻松地开玩笑,可加州清光却脸色异常苍白。

“主人!昨晚出阵夜战的第二小队和第三小队出事了!第二小队除队长初锻刀大人重伤以外全员碎刀,第三小队整队下落不明!”

她一愣,险些认为自己听错了,她的认知无法把“碎刀”“下落不明”“重伤”和“加州清光”联系起来。

看她一脸呆滞,刀剑付丧神一个心急,便打横抱起她飞速向庭院狂奔而去。

庭院内已经围了好些个刀剑付丧神了,他们看到审神者到来,便一下子全拥了过去。

“怎么……回事……到底……”她的目光一下子就被狼狈地半跪在地上,一身血污的初锻刀加州清光占去了,她脚步虚晃地想走过去,却立刻被自己的初始刀拦下了。

“……你做什么啊清光……要赶紧给他手入才行……不然的话……不然的话……”

“主人。”初始刀加州清光的脸色很差,他抿了抿嘴,半天才不愿承认般低声说道:“您看清楚,初锻刀他……暗堕了……”

……什么?

她瞪大了眼睛迷茫地望过去,只见跪倒在地上的加州清光不停地喘着粗气,在听到她的声音后便抬起头,对着她虚弱地笑了。

他的额头长出了尖利的骨刺,左脸颊上爬满了暗堕的黑色纹路。

她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第二小队队长初锻刀加州清光昨晚在出阵时,斩杀了同队的五名成员,随后又一直埋伏在本丸时间装置旁,在第三小队出阵时破坏了时间装置,导致第三小队整队成员被时空裂缝吞噬,守夜小队发现时已经来不及阻止……”

 

她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落。

她的初锻刀加州清光,她清楚地记得第一次见到他并宣布要留下他时,他满目欢喜,抱着吓傻了的她连转好几个圈,最后被初始刀黑着脸用刀锋抵了脖子才放下来。

她记得他撒着娇让他在他NO.02的肩章上绣上闪闪烁烁的星星,然后像是个小孩子似得夸耀般把肩章秀给其他加州清光看。

她记得他似乎总是比其他加州清光更冲动一点,每每有什么任务总是抢着去。

她记得他任务回来,如果受伤的话便装出特别可怜的样子,就算她手入时再怎么轻柔,他都要喊着痛死了,然后坏心眼地看她因为心疼而泪眼汪汪。

或许和其他审神者一样吧,对于初始刀,初锻刀,她总比对待其他刀剑们更多一丝的耐心。

所以她无法接受,无法相信,她觉得自己是在一场噩梦之中。

“清光……”她小声喃喃地上前,却被其他加州清光们一窝蜂的拦住了。

初始刀加州清光把她抱在怀里,其他几把熟练度较高的加州清光则抽刀挡在了她的面前,眼神冰冷地看着不断呕出鲜血的初锻刀,像是在看什么肮脏的东西。

“呵呵……哈哈哈……”看着自己手背突出的骨刺,初锻刀加州清光艰难地仰起头看向被严谨保护着的审神者,赤红的眼眸像是融入了一滩鲜血,绝望与悲伤。“我……现在这个样子……一点也不……可爱了呢……主人……也很讨厌……这个样子的我吧……”

黑色的纹路吞噬了他原本秀丽的面容,额头的骨刺也越发突出,他像是一只从地狱而来的恶鬼,无比的恐怖却又无比的痛苦。

“清光……”她已经泣不成声。

她多想上前抱住这个孩子。

他最爱漂亮了,他最喜欢让她帮他涂艳红的指甲油了,他会因为她不经心的一句清光第一可爱而飘花飘一地。

她的清光怎么会暗堕?!她的清光怎么会做出这样子的事来?!!

“主人……”听到审神者的声音,初锻刀加州清光似乎又燃起了希望,他眼睛一亮,挣扎着向前爬去,伸长了手臂想要再触碰一下他眼中唯一仅有的那个人。

然而下一秒,他就被旁边一直戒备着的其他加州清光们刺穿了身体。

“别这样!!他是清光啊!!他是加州清光啊!!他是我的清光啊!!”一瞬间她的精神便崩溃了,挣扎着想要冲过去,可她挣脱不出初始刀的怀抱,只能徒劳地瘫坐在地上。

“主人,他已经不是加州清光,靠近暗堕的付丧神很危险!请允许我亲自手刃这叛徒。”泪眼婆裟之中,不知道是哪一把加州清光上前请命,可她的脑子乱极了,更本没有办法考虑事情。

什么暗堕,什么危险,清光才不会伤害她!

“主人!请下命!”

别说了!别说了!别说了!

“主人!”

“够了!”一声凌厉地呵责制止了周围有些骚动的付丧神,那把原本想请命的加州清光眼神暗了暗,不甘地退回了其他清光之中。

初始刀加州清光在冷冷地怒视了一遍周围其他的付丧神之后,满脸心疼地把审神者拥入怀里,轻轻拍着抽泣到喘不上气的她的背。

“我知道这很难,主人,我知道您对我……对加州清光的重视。但是初锻刀他已经暗堕了,继续放任下去,他很快就会连自己都不知道是谁,变成只会杀戮的存在,暗堕之气也很有可能扩散至其他付丧神们……”他轻柔地诉说着残忍的事实,让她忍不住在他怀里瑟瑟发抖起来:“有些事情虽然很痛苦,但必须要做,为了您,也是为了他……我们都是加州清光,我明白的,相对于碎刀,他更不想让主人看到他暗堕的样子,不希望伤害到主人……请您让他还残留着作为加州清光的记忆和意识的时候,离去吧……”

她停止了颤抖,眼睛无神地盯着不远处趴在地上大口喘息的加州清光。

他很痛苦,周身缠绕着的黑气像是在一点一点腐蚀他的肌肤,他的鲜血流了一地,那黑红的血液腐蚀了他身边的花草土地。

她狠狠咬着自己的手指,鲜血顺着她的下巴往下流,她身边的付丧神们再怎么劝阻也无法让她松口。

相比于她,她的清光更痛啊,她的清光在哭啊。

“我来。”

终于她停止了自虐,站起身,身影飘忽的仿若一阵风就能吹走。

“主人!”

“我说我来!”她从没有这么大声地对加州清光说过话,也没有拒绝过加州清光的任何请求过,可是这次,就由她来……

“把刀借给我,我来……亲手手刃他。”

“……”

就算身边的众人纷纷露出了担忧,愤怒,悲伤等不赞同的神情,可终究没有人敢上前拒绝审神者。

她如愿以偿得到了一把刀剑形态的加州清光。

她颤颤巍巍向前走去,只拿着手中的刀剑就要花光她所有的力气。

“……主人……你来接我了……?”只剩下一口气苟延残喘的初锻刀加州清光眼睛已经涣散了,他想要站起来,却再次跌倒在血泊之中,他的脸上染满了血污,和黑色的的暗堕纹交织在一起,看起来异常狰狞。他的头发乱七八被血黏成一片,除了那双红色的瞳孔,已经快要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她跪下身,把初锻刀加州清光扶了起来,让他把头枕在她的膝盖上,她轻柔地撩起他散落的头发,用手背擦去他脸上的血迹。

“我来接你了,清光,我来接你了……”

“主人……我现在很丑对不对……我明明……想要……守护在你身边啊……但是……为什么……怎么会……”他马上就要失去最后的意识了,他的身体正在迅速的变异,尖利的骨刺不断冲破血肉生长出来,黑色的暗堕之气几乎吞噬了他一半的身体:“呐呐……将我折断吧……亲手……将我折断吧……”

“……对不起,清光……没能……好好保护你……对不起……对不起……”她又哭了,但是一直强忍着没有哭出声,只有眼泪不断的一滴滴落下来,她颤抖着举起刀,用尽了力气刺入了他的胸膛。

她觉得那一刀,像是刺在了自己身上。

加州清光被刀剑刺入的地方,逐渐化成了无数的细小的光点,慢慢扩散开来。他原本毫无生气的脸上最终露出了笑容:“我……到最后都被爱着的啊……”

他用尽力气把手搭在审神者的手上,示意她低下头来。

“我……还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主人……”他的声音微不可闻,她贴的很近,几乎碰触到了加州清光干涩的嘴唇.

“主人……会吓一跳的啊……其实我……并不是……初锻刀……加州清光呢……”

“……什么?”她一愣,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他摸索着她的手指,让她碰触到了他手腕上一直绑着绷带的地方。

她愣住了,她摸到了那片绷带下,被隐藏着的,一大片凹凸不平的疤痕。

这个疤痕,是她第十四把加州清光的。

当时她锻出那把加州清光时,不小心把还没化形的刀碰掉到了火焰之中,虽然她迅速地捡了出来,可那把加州清光幻形后,手腕上还是有一块难看的疤痕。

她为此后悔了好几天,哭了好几天,对待这把加州清光,更像是补偿似的宠爱万分,不惜惹得初锻刀和初始刀生气,也要把他留在身边保护着。

或许正是因为她太过保护太过小心翼翼,没能让这把加州清光更好的训练,在一次出阵时,他所在的小队遇到了检非违使,作为等级最低的他,被碎刀了。

当身为队长的初锻刀加州清光拿着他的碎刃回来时,她昏了过去。

大病一场后,她便把那小截碎刃缝在了香囊里随身携带。

可是……如果他是NO.14加州清光的话,那当时碎掉的……是谁?

她瞪大了眼睛,手指变得冰冷。

“我一直……有好好的扮演着初锻刀大人啊……也因此享受着……主人特别的宠爱……很幸福……”他的话语开始不连贯,不成句,可却病态的,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满足:“其实……同伴间的杀戮……在很早以前就开始了……”

“也许……主人的初始刀……也不是那个……加州清光了啊……”

说完,他便碎成了无数的光点消散了。

她呆坐在地上,漫天的荧光乱舞,不远处围满了她挚爱的加州清光。

他们全都一脸担忧,满目怜爱地望向她。

而她却宛如身处地狱。


【完】


原本撞梗了不想写太多,但是总觉得上篇结尾太隐晦不够黑,就补了个结局。


评论(8)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