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沼

[刀剑乱舞]暗中观察.jpg(三)

*全员欢乐向

*暗黑本丸出没

*男审神者出没

*日常

*私设大量OOC众多


(十一)

又一夜未敢入眠,X017精神萎靡的被药研藤四郎拎去洗漱时,觉得镜子里自己的眼神更加戾气了,简直像是快要暗堕的付丧神一样。她用冷毛巾敷着脸想要减轻一下那浓重的黑眼圈,乖巧的任由药研藤四郎为她扎了个萌萌的马尾。

今天,是她要出阵的日子。

之前和前辈一起出任务时她出过几次阵,还为了配合前辈的计划假装碎刀了,所以对此她并不陌生。

每个调查员所使用的身体都是进行过改造的,不仅可以根据不同的需求将身体状态调节成轻伤或者中伤、重伤,必要时还可以借口碎刀脱离战场。虽然樱吹雪效果还尚未开发,不过他们这些调查员一般出任务的都是暗黑本丸,基本用不上。

为了更显真实,当身体状态为负伤时,调查员是会感受到痛的。

X017倒是不怕痛,她只是有些苦恼待会的出阵,自己如何自然如风的假装被溯行军砍到濒临碎刀。

尤其是在她发现,她是要跟另外五名满级刀剑付丧神出阵1-1函馆的时候。

审神者简直丧心病狂。

等X017抓着因为来不及吃早餐而被烛台切光忠塞到手里的馒头走进院子时,其他五名付丧神已经等候多时了。

X017看着集合在时间装置旁的薙刀岩融,大太刀石切丸,太刀小狐丸,三日月宗近和短刀今剑这些三条家大佬后,觉得自己的处境很是严峻。

是被怀疑了吗?她的眼神暗了暗。三条家的各位都是精明的千年老刀精,一不注意便容易被戳破身份。

X017抿了抿嘴,倒也没有露怯,平静地走了过去。

“阿拉,小家伙,今天你是队长哟~”小狐丸看到X017过来了,便走过去弯下身把象征队长的徽章别在了X017的衣领上,看起来特别和蔼可亲。

X017摸了摸自己领口闪亮的徽章,仰起头,一脸坚定地认真说道:“我一定会做好队长的工作,好好保护你们的!”

“……撒,那就拜托了啊~”三日月宗近用衣袖遮住了忍不住上扬的嘴角,而三条家其他的几位也露出慈爱的神情,莫名其妙的开始飘花。

因为这是X017第一次出阵,除了审神者和近侍压切长谷部,凡是这两天和X017有过交集的刀剑付丧神们都抽空过来送行了。

倒是粟田口只来了药研藤四郎、鸣狐和一期一振。

可能是因为昨晚X017的话真的伤到了真心实意对待新弟弟的小短裤们的心了吧……

这样也好,她说的本就是大实话,而且与付丧神们牵连羁绊过多并不利于她的任务。

虽说X017凭借出色的侦查能力发现了二楼窗户旁露出了前田藤四郎的斗篷一角,可她假装没看见,冷漠地转过身扭动了时间装置。

“呦西!要出发啦!”岩融熟练地一把抄起今剑和X017一边一个放在自己的肩膀上,随着一阵剧烈的光芒,一行六个人迅速消失了身影。

(十二)

X017第一次以离地面这么高的视角观察事物。

她目前只有短刀,打刀,太刀三种形态可以切换,并且出于她自身的限制,都不太高。

所以她很羡慕B008前辈大太刀形态时,192cm的巨型身材。

被别人仰视比仰视别人有趣多了。

今剑似乎很习惯被岩融扛着,轻巧地坐在薙刀的肩膀上晃着腿,指着前方兴奋地说道:“好的,趁敌人不注意的时候奇袭吧!”

“笨蛋,路线要队长决定才行~”岩融拍了拍今剑的脑袋,侧过脸笑眯眯看着因为紧张而搂住了他的脖子的小短刀,亲切地说道:“嘛,卷卷队长,有侦察到什么吗?”

X017此刻早已通过特殊装备侦察到了溯行军的动态——两把敌短刀正躲在正前方的草丛中看着这群突然冒出来的大佬们瑟瑟发抖,而不远处的树上还藏着另外两把生无可恋的敌胁差和敌短刀。

X017抿了抿嘴,放开岩融的脖子跳落到地面,刷地抽出了腰侧的武器放在胸前做出防御的姿态。

“敌人就在前方500米处,小心行……”

“抓~住~你~啦!”

“看招!”

还没说完,今·极短大佬·剑和岩融就冲上去把敌短刀砍了个爽。

看着被拎到自己眼前只剩下一滴血的楚楚可怜的敌短刀们,X017觉得自己的存在毫无意义。

“快补上一刀啦!”蹦蹦跳跳的今剑甩了甩刀刃上的血迹,神秘兮兮地凑到了X017身边:“可以拿到誉哦~”

“……”劳烦你们费心了。

X017面无表情地刚给敌短刀们来了个痛快,这边岩融就又拎了半死不活的一把敌胁差和一把敌短刀走了过来。

……

我是谁?我在哪?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X017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冷漠重复着抽插的动作,金闪闪的誉字飘在她的脑门上,等级也一路飙升。

“哈哈哈哈,根本轮不到老爷爷我出场呢~”

老年组三日月宗近、小狐丸和石切丸已经悠闲地坐在不远处的石头上喝起了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茶了。

又砍了几波可怜的敌短刀,审神者便传来讯息要求他们继续出阵1-2会津。

在转换了地图后,一直死鱼眼的X017终于有了点生气。

虽然这个地图的溯行军依然很可怜,但是……检非违使可是一直都是背黑锅的小能手啊。

她低下头,忍不住勾起嘴角,按下了藏在衣袖中的通讯设备。

狐之助在接收到信号后便联系技术人员,让他们投出错误讯息引导检非违使出现在这里。

在小队迅速歼灭了1-2地区的溯行军后,天空果然划过一道闪电,不详的黑色气息弥漫开来。石切丸和三日月宗近不由自主的对视了一眼。

满级的刀剑付丧神们当然知道这种诡异的情况代表了什么,可他们万万没想到小队刚到这儿便怼上了检非违使,而且还是队里带着一把新短刀的时候。

他们迅速变换了队形把X017围在中间,今剑更是紧贴在X017身边。

“别怕卷卷,我会保护你的!”小天狗安抚般握着X017的手指认真说道。

而X017此刻只想对检非违使大声喊“向我开枪!”

战事一触即发,气氛陡然变得紧张起来,X017握着短刀的手心有些出汗。

听前辈说……被检非违使戳到……很痛啊……

就在她恍神的瞬间,一把大太刀飞速冲她砍去。她条件反射地向后翻,一落地便看到那把大太刀的攻击被小狐丸格挡住了。

“卷卷!躲在我身后!今剑!别让卷卷离开你的视线!”一刀逼退两把冲着X017袭来的敌人,岩融挥动着手中的薙刀,露出嗜战的可怕神情:“呐!让我好好享受吧!!”

而今剑则死死守在X017,凭借着逆天的机动,硬拽着X017躲过一次又一次的攻击。

X017觉得自己都要被转晕了。

面对检非违使猛烈地攻击,三条大佬们倒是非常镇静谨慎,不仅丝毫不松懈地把X017严密保护着,而且形势也站了上风。

这样下去计划貌似无法进行下去了。

X017皱着眉头。

虽然很对不起这些拼了命保护自己的付丧神们,但是……她必须要好好完成任务才行。

暗地里,X017又一次联系了狐之助,申请技术人员再次引导出第二批检非违使来。

“确定这样做吗?连续对战检非违使,就算狐之助自爆也可能无法安全地保护大人撤离呢!”狐之助通过隐藏在发绳里的耳麦说道,而X017却意志坚定地按下了确定。

瞬间,天空再次被巨大的雷电所劈开,萦绕着黑色雾气的检非违使在这可怖的气氛中又一次降临。

原本已经快要取得胜利的刀剑付丧神们一惊,分散的战斗力迅速聚集在一起。

“怎么可能?!为什么会连续遭遇两次!”石切丸紧握着刀剑喃喃自语,他因为刚才的打斗受了轻伤,衣服染上了少许尘埃。

“联系主公了吗?这种情况真是很少见呢。”三日月宗近难道露出了严肃的神情。

“……信号断了。”设置了屏蔽导致本丸那边无法传来信息,X017面无表情地说谎。

“那就先赢了再说吧!”抹了一把脸颊上沾染的血,岩融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

“卷卷你不要动,我去帮忙!”看到受了伤的同伴战斗起来有些吃力,今剑忍不住也冲了上去,灵巧地穿梭在敌人之中,趁机给对方致命一击。

被一个人留在后面的X017眼睛一眨不眨地死死盯着战场寻求时机。

来了!!

正当三日月宗近正面硬抗两把敌太刀战况有些吃紧时,一到闪电般的瘦小身影突然蹿了出来,角度刁钻地跳上了其中一把敌太刀的后背,对其肩膀就是一刀。

是卷卷!三日月宗近一惊,心中立刻升腾起不详的预感,他全力一刀砍杀了眼前的敌人,迅速向X017跑去。

而小短刀此刻正凭借着灵活的身手和敌太刀周旋,不时趁其不备捅出一个又一个血窟窿。

那把敌太刀似乎因为受伤而暴躁起来,嘶吼一把将挂在他身上的X017震飞了出去,眼看手中尖利的刀刃就要砍到躲闪不及的小短刀,三日月宗近及时赶到,一下子便格挡住了那力道强大到连他都觉得手掌一震的攻击。

三日月宗近刚想让X017退后,小家伙就一个出其不意勇猛攻了上去,利用速度和自身的重量将手中的短刀深深插入了敌太刀的胸口。对方的鲜血飞溅开来,迎面浇了X017一身,那染着血却依然冷漠的神情和深刺入敌方身体的刀刃,让三日月宗近不禁想起了药研藤四郎的那句“连刀柄一起贯穿”。

果然和哥哥一样凶残啊……粟田口的刀剑不能小看呢~

三日月宗近看到小家伙和稚嫩的面容不符的严肃样子,有些想笑,可也就是这一瞬间,一把敌枪突然出现,直直贯穿了X017的胸口,硬生生把她钉在了墙上。

X017那觉得自己要碎刀了。

她没想到前辈说的很痛原来真的真的真的真的这么痛,就算她有金手指,身体只有百分之七十的痛觉,可这样的疼痛也让她想要昏厥过去。

但她偏偏不能晕,她还有她的任务要完成。

她的眼睛有些晃神儿,头脑乱糟糟一片,这样根本没有办法再分析当前的局面,她只隐约察觉到,似乎自己的队员……都受了不轻的伤。

难道她……搞砸了吗……明明想要救助这些备受审神者暴虐的刀剑们……结果自己似乎太小看检非违使的战斗力了……如果他们因为她碎刀的话……她简直死不足惜啊……不然就启动强制保护,让他们强制脱离战场吧……任务什么的……以后再换个身份调查好了……

审神者在执行任务之前特地申请了强制保护,一旦有刀剑付丧神在战场上碎刀,便会自动开启传送,强制把剩余的刀剑付丧神们传输回本丸。

她这样想着,伸手就准备把贯穿身体的敌枪拔出来,可她刚抬起手,便有人轻轻握住了她黏满鲜血的手掌。

手很大,指尖纤细,骨骼分明,戴着黑色的手指护甲。

那只手用力握了她的手一下,离开后,便在她的手心里留下了一个染着血的御守。

X017努力抬起头来,模糊的视线中只看见三条大佬们浴血奋战的背影。

她终于抵不过昏了过去。

(十三)

X017在成为付丧神权益保护部门调查员之前,是时之政府资料室里的一个小小录入员。

每日的工作就是不停的记录分散在时空之中的各个本丸的情况,记录刀剑付丧神们和审神者的伤亡,记录那些因为暗堕而被处决的付丧神们的案例。

那些可怕的场景,那些残忍的故事都被她轻描淡写地记录几句话,几个数字,然后在每年的例会上做成简单的报表。

她一开始没觉得这有什么问题,她甚至不用过脑子便可以迅速把资料分析成数字记录下来。

X年X月X日,坐标为XX,编号为XXXX,伤亡人数为XXX

这样的工作她干了整整三年之后,便被直系的上司扔到了去之前她压根就不知道存在的付丧神权益保护部门。

付丧神还需要保护吗?他们不都是一些设定好的数据,一些批量生产的战斗工具吗?

她有些迷茫,稀里糊涂地入了职,并有了无铭这个名字和X017这个代号。

他们的编号,字母代表了职位的高低,而后面的数字则代表在这个职位上曾经有过多少个人。

她一到岗便跟随前辈B008去了某个本丸执行任务。

B008是部门里数一数二的精英。据说他拯救了很多深陷在暗黑本丸无法脱身的付丧神,也亲手斩杀过很多“已经不能称为人类”的暗堕审神者。

她和前辈伪装成新刀,一前一后来到本丸。

那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观察所谓的刀剑付丧神们。也是她第一次意识到,这些一直被自己认为是工具的刀剑们,也会开怀大笑,也会失声痛哭,也会有想要保护的人,也会因为命运的坎坷而痛苦绝望。

或许……或许……她真的可以稍微的,帮助到他们。

力所能及的,微不足道的帮助。

(十四)

X017觉得耳边一片嘈杂,有人在争吵着什么,有人在哭,还有人在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

她觉得很烦。

本来身体已经够痛了,还他喵的把她从昏迷中吵醒。

她继续紧闭着眼睛,假装不安稳地皱了皱眉头,周围一下子便安静了许多。

“卷卷醒了吗?”

“还没有,不过已经有意识了。”

“那现在直接进行手入吗?”

“恩,不能再拖了,她本体刀剑的裂纹很大无法直接修复,需要先对她的身体进行治疗才行。”

“大将!绷带和工具我已经拿过来了!”

“放在那边吧,你们先回避一下。”

“主公!我想陪在卷卷身边!”

“别胡闹!大将一会儿施术时不能够分心!”

“……对不起……”

吵吵闹闹的声音很快便离去了,随着‘嗵’的关门声,室内安静到只能听到审神者靠近她时浅浅的呼吸。

等等,气氛是不是有点不太对?

X017隐蔽地动了动手指,确定自己身上隐藏的装备还可以正常使用。

这边X017刚打开发绳上的录像功能,那边审神者便开始解她领口上的领带。

终于要暴露真面目了吗?暗黑审神者!X017做好了一言不合射毒针的准备。

X017的军装小外套和护甲穿戴非常繁复,扣子特别多,审神者解了半天才帮她脱了下来。她里面白色的衬衫已经被鲜血浸透,看起来非常严重。审神者伸手想要把染血的衬衣也脱下来,结果衬衣已经和伤口的血肉黏在了一起,轻轻一扯,便揪起了皮肉,发出可怕的声音。

“……”审神者颤抖了一下,放弃了在X017身体上画咒的想法。

他用事先准备好的刀子割破了手指,把血滴在小碟子里,混合上药剂,便一边念着咒术一边用笔蘸着鲜血在X017的额头上、眼角旁,嘴唇上画出特殊的纹路。

温热的灵力缓缓融入X017的身体,然后和她的血肉融合在一起,X017甚至可以听到伤口缓缓愈合的声音。

审神者虽然平日里可以直接调用灵力施术,但如果遇到大一点的术时,有些灵力一般的审神者就需要用到媒介才可以成功。

不同的审神者使用的媒介也略有不同,不过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身体损耗,比如头发,鲜血,眼泪等。另一类则是契约类,比如注有灵力的纸张,铭刻符文的武器等等,甚至连刀剑付丧神们都可以成为施术的媒介。

X017在审神者转身拿去药剂时,分离出少许审神者纯净的灵力和血样藏了起来,这些东西算是她这次受伤的目的之一。因为付丧神的灵力和审神者的灵力是贯通的,所以通过对审神者灵力血样的分析便可以辨别出他的本丸内有没有供养暗堕付丧神。

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证据。

不过,当审神者的灵力融入到X017的那一瞬间,她心里就清楚极了。

那样温暖干净的力量,是不可能孕育出暗堕付丧神的。

他们的情报,有重大失误。

评论(10)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