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沼

[刀剑乱舞]暗中观察.jpg(五)

*全员欢乐向

*暗黑本丸出没

*男审神者出没

*日常

*私设大量OOC众多


(十九)

X017如愿以偿地混入了演练场的队伍。

“就算是虚拟战场,受伤之后也是会很痛的!”这周负责演练场带队的加州清光一边打量着X017瘦小的身板,一边语气不佳地说道。

他不太喜欢这把新来的小短刀。

明明只是个新人,却吸引走了审神者大部分的目光,提出了那么多无理又任性的要求不说,还差点夭折在战场上,害得整个本丸鸡飞狗跳的。

不就是长得可爱了一点个子娇小了一点头发看起来又软又蓬又好摸了一点吗?

……可恶!

差点没管住自己的手也摸上去的加州清光有点生气。

“我并不怕痛。”X017完全没有注意到加州清光不友善的表现。她低着头有些嫌弃地拉扯着一期一振硬要挂在她脖子上的御守。这个御守是本丸内的粟田口们共同缝制的,上面还歪七扭八地绣着据说是她的卡通人物。

那明明是只猴子(눈_눈)。

“相比于疼痛,我更害怕任务失败。”X017毫不在意地随口说道。毕竟这是新人初任务,她不想以遗憾而告终。

……和,和想象中不同的,意外的很成熟呢。加州清光突然觉得闹小脾气的自己简直比短刀更像短刀。

“那就好好跟在我身后不要乱跑。”背过身,懊恼的黑发少年抿了抿嘴唇压低声音说道:“我会尽量保护你的安全。当然,这只是为了主人罢了。”就让你见识一下满级打刀的真正实力!

“清光,卷卷已经跑到对面的队伍里去了。”

“……”

(二十)

X017原本还在苦恼如何和NO.A074本丸的付丧神搭上话,可当她看到对面队伍里神色黯然的一期一振后,眼睛立马亮了,想都没想就跑了过去。

“一期哥!”喊完X017便一头扎进了一期一振的怀中。

NO.A074本丸的一期一振愣了一下,条件反射地搂住了怀里的小短刀。他很快便认出了短刀那身熟悉的装扮和相似的刀纹,确认了这是一把粟田口。

但是他不太记得有一个这般模样的弟弟……难道是时之政府最近实装的新刀?

一期一振心里一惊,立马推开了亲昵地靠在他怀里蹭蹭的小家伙。小家伙被一期一振的举动吓懵了,瞪大了琥珀色的眼眸无辜地看向他。

那双瞳孔太过的澄澈干净,以至于一期一振的胸口忍不住剧烈抽痛起来。

……已经过了多久,他没有再见到过弟弟们露出这般纯真信任的眼神了?

他的无能,他的懦弱,他无力摆脱的束缚让本丸内的粟田口们被肆意玩弄于审神者的掌心之中,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弟弟们被恐惧痛苦绝望拉入最深的地狱。

没有人能够拯救他们,他们甚至弱小的连挣扎都做不到就深陷入了黑暗。

无边无际看不到头的永恒的黑暗。

“一期哥?”似乎对突然陷入痛苦记忆之中无法自拔的一期一振感到了困惑,X017踮起脚尖想要学作大人的样子安慰地摸摸他的脑袋,但是又因为太过矮小完全够不到只好轻轻碰触着一期一振的脸颊。

暖暖的温度从小孩子柔软的手指传了过来,似乎还带着糖果点心的甜香。

这般的美好把一期一振从自我厌恶中一下子拉了出来,他回握了X017小小的手,感受到了属于弟弟原本应有的温暖,紧紧皱起的眉头不自觉平复了下来。

还好,还好她是在另外一个本丸里,还好她还能够露出这样的笑容,还好……她身边有能够保护着她的人。

“一期,出什么事了吗?”

突然,一个温文尔雅的声音从一期一振身后传了过来。一期一振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眼睛里流露出的绝望与恐惧让X017立刻警觉起来。

一期一振不着痕迹地想用身体遮盖着X017,却被身后的男人一把按住了肩膀,整个人都像是石化了一样僵在那里。

“啊啦,这位是……你的弟弟吗?”脸上贴着灵纸的男人身材瘦削纤长,穿着整齐却有些平庸的素色和服,一头浅棕色的长发被轻束在身后,就算看不见面容,也能感受到他周身散发出温柔的让人想要亲近的气息。

他就是NO.A074本丸的审神者。

X017装作有些怕生地拽着一期一振的衣角,只露出半个脑袋好奇地打量着眼前陌生的男人。

男人笑了,弯下身揉了揉X017的头发:“别怕,在下是一期一振的审神者,你是粟田口家的短刀吗?”

半天X017才怯怯地点了点头。

“这样啊……你所在的本丸里还没有一期一振吗?”男人不动声色地朝X017靠近了些。

X017没有说话,但也没有明显抗拒,只是在男人提到一期一振时露出了失望的表情,看起来可怜巴巴的。

“别难过,一期一振总有一天会来的,现在的话……就先让在下本丸里的一期陪你玩一会儿吧~”男人完美出演了一个全心全意爱护刀剑的善解人意的审神者。

“主人,我……”看到自家审神者亲切地捏了捏X017的脸颊,一期一振的脑子都快要炸裂了,冷汗浸透了他的衬衣,藏在光鲜外表下千疮百孔的身体疼得几乎不能呼吸。

【不可以让他再碰触到弟弟!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

【他是主人,主人就是一切,主人的命令不能违背。】

【我要保护弟弟!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就算死也要保护弟弟!】

【那本丸里的短刀呢?他们都是弟弟,如果违背主人的命令,他们都会被折断。】

“一期尼?”察觉到一期一振的不对劲儿,小短刀歪了歪头,警觉地躲开了男人的手。

“不用担心,因为在下本丸内的五虎退昨晚出阵时受了伤,一期放心不下所有点神情恍惚~”男人从容不迫地解释着,脸上露出了少许自责:“都怪我没有更加全面的考虑,才害得五虎退受伤……”

“不是审神者大人的错。”似乎轻信了男人的话语,小家伙对男人的亲近不再那么抵触了,反而小声安慰起来:“为了保护主人受伤……是职责。”

“真是个乖孩子呢~”听了X017的话,男人柔和地笑了:“你是时之政府新实装的刀剑付丧神吗?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

“不好意思,就算知道名字你也锻不出来。”

原本和男人靠得很近的X017突然被人搂着脖子拉到了一边。

她偏过头去看,正好看到加州清光不高兴地瞪了她一眼,惩罚似的又把手勒紧了一些,牢牢把X017护在怀里。

“这是时之政府专门奖励像我们这种由英明神武温柔睿智的主人所领导的,团结向上和谐共进的优秀本丸的,你们这种外表光鲜里面不知道什么鬼样子的本丸怎么可能会有。”加州清光一点都不客气地讽刺着,他装作不经意地用手抚上挂在身侧的刀剑,语气冰冷:“少来觊觎别人家的东西,不想落得悲惨下场,就先处理好自家的事情再说吧。”

“你!”NO.A074本丸的压切长谷部伸手就要拔刀,可却被审神者制止了。

那个看似气场柔弱的男人自觉地拉开了与X017的距离,不恼不怒,反而笑盈盈地说道:“刚刚真是失礼了加州清光殿下。在下不经意间看到未曾见过又乖巧可爱的付丧神大人,不禁心生羡慕,若有逾越真的非常抱歉……堀川。”

站在他身旁的堀川国广面无表情地捧着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走了过来。

“一点点心意,请务必收下。”男人说着,又和蔼地看向X017:“真是对不起呢,这是万屋招牌的和果子,在下本丸内的短刀们都很喜欢,请拿回去和你的兄弟们一起分享吧。”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哼,假惺惺的。”加州清光轻哼一声表示对男人的不屑,他低头看到X017正抱着点心盒好奇地翻看,就气不打一处来,一下子用力扼住了小短刀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

小家伙被吓到了,头发都炸了毛。

“出阵之前主人说了什么你忘了吗?!不是警告过不要和NO.A074本丸里的家伙有过多交集了吗?一个一期一振你就把主公的话给忘了?我们家又不是没有!在本丸里也没见你对你哥那么上心,嗯啊?!”越说越气,加州清光越想越觉得这振短刀简直是熊孩子。

叛逆期吗?越不让做什么越做什么!也不看看自己连特化都达不到的等级!

“……不一样。”被捏着下巴所以说话有些不清楚,X017垂下睫毛自言自语着:“那个一期哥……不一样。”说完便挣脱了加州清光的手退到了自家队伍的最后面。

“……”加州清光若有所思的看着心神不宁的X017,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二十一)

卷卷藤四郎和本丸里的其他刀剑不一样。

趁着夜深短刀们都已经入睡,审神者悄悄地传召了本丸内大部分的付丧神。

审神者很少这么紧急的半夜召开会议,还特地避开了短刀,让刀剑付丧神们感到了一丝事态严重的意味。

“今天我们开会的主要原因就是……卷卷藤四郎。”

审神者这边刚一本正经的开口,那边一期一振已经土下座谢罪了。

“主人!卷卷不是有意冒犯的请您一定要原谅他!!”

“……他没做错什么,一期你不必惊慌。”审神者挥了挥手示意粟田口的家长担当冷静些,继续皱着眉头说道。

“今天我去时之政府提交报告时,特地向工作人员提到了卷卷藤四郎,工作人员查询了最近的政府通告后告诉我,近期并没有新的粟田口实装……不,应该说近期没有任何刀剑付丧神实装。”

“!”

“他们对于本丸里卷卷藤四郎的出现也感到很意外,并且已经开始着手调查此事。”

“这么说……卷卷很有可能是……”

“没错。”审神者一脸沉重地点了点头:“卷卷藤四郎很有可能是游荡在历史夹缝之中的……”

“野生刀剑付丧神。”

“……”

总感觉这个称呼哪里不太对。

“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就泯灭于历史洪流之中的刀剑多到数不胜数,卷卷藤四郎很有可能就是从这样一振并不被世人所知的刀剑中自行衍生出来的付丧神。她曾说过自己没有任何记忆以及到现在对本丸还毫无归属感的表现可以证明这一点。”

“付丧神原本只是器物放置百年所形成的精怪,但在座的各位几乎都因为有人供奉或被众人所熟知而有了神格。但是卷卷藤四郎不同,她没有任何存在的记录,没有被世人知晓,甚至连名字都没有,她所化为人形所消耗的,是她百年的执念,一旦消耗殆尽,便会消散。”

“我不知道时之政府在进行调查之后会如何处理她,但既然被我锻造了出来,那便是我们的同伴。记忆可以创造,名字可以赋予,只要有人认可她相信她,她就可以继续存在。总有一天她会强大起来,成为真正的具有神格的刀剑付丧神。”

“所以……卷卷藤四郎就拜托你们了!”

#审神·脑补帝·戏精·者#

(二十二)

一连几日出战演练场的加州清光小队都诡异地碰到了NO.A074本丸的审神者和他的刀剑付丧神们。

虽然那个审神者态度客客气气没有再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上次送的礼物被退回后也没有过多的纠缠或者恼羞成怒。

但像是故意引诱一般,他的队伍里不断的出现粟田口的刀剑,从一开始的只有一期一振到现在竟然又多了毛利藤四郎,包丁藤四郎和信浓藤四郎这些比较稀有的刀剑,惹得X017不停地张望,一副急切想要和兄弟们团聚的可怜小短刀模样。

喂喂!你这家伙可是在本丸里对自家哥哥们总是一副爱答不理的冷淡样子啊!别人家的刀剑付丧神就那么好吗=皿=?!

虽然加州清光训斥了X017好几次不让她接触NO.A074本丸,可这小家伙总是上一秒还对着他一脸做错事的委屈,下一秒就对着对面的队伍露出甜甜的笑容来。

看着太让人生气了!加州清光决定晚上就向审神者打小报告,禁止这把熊刀子再去演练场。

可也就是这次演练场回来,在晚餐后大家例行的自由休息时间里,在粟田口日常找弟弟之时,本丸的狐之助突然出现并带来了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

“审神者大人大事不好啦!粟田口家的卷卷藤四郎带着仓库里的那把三日月宗近跑啦!”

“……”

“……”

“……哈哈哈,看来是更喜欢那把三日月啊~真是可惜呢~”本丸里的三日月宗近依旧淡定地坐在廊下喝着手中的热茶。

……可惜个鬼啊!他们家的叛逆又特殊的小短刀离家出走了啊喂!!

(二十三)

今日演练场回来之后,X017便接到了消息,她的身份似乎被曝光了。

原因是前几日审神者查询“卷卷藤四郎”的资料时,工作人员一时没意识到“卷卷藤四郎”其实就是付丧神权益保护部门调查员“无铭”,所以不小心说漏了嘴。

#都说不叫卷卷藤四郎了你们瞎起什么名字还按照这个名字查询什么资料会查出个鬼啊(눈_눈)#

意识到不能继续卧底的X017当下决定采取最简单的解决方法。

带着那振暗堕三日月直接跑路。

先把那振三日月宗近存放到自己的保险库里,X017马不停蹄地立刻定位了NO.A074本丸的坐标并空降在那附近。

前几日的演练场里,NO.A074本丸的审神者曾偷偷将他们本丸的地址给了她并且说了“如果想要见哥哥们的话可以自己来~”这样诱拐小朋友的话,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机会。

X017刚走到NO.A074本丸门口,就看到一期一振领着一队刀剑准备出门远征。

她深吸了一口气,检查了自身所有的装备,便闷着头扑了上去。

“一期哥,我好想你!”小短刀带着哽咽说道。

“!”一期一振心跳都要停止了。他以为NO.A086本丸的审神者会好好保护新弟弟,可没想到新弟弟竟然这般倔强自己跑了过来。

要赶紧把她送走!

想到这几日审神者痴迷于锻造新弟弟却无果后暴虐可怕的样子,一期一振全身都颤抖起来。

然而不知道哪振刀剑已经向审神者报告了情况,在一期一振刚想要说服X017离开时,审神者就满脸笑意的出现了。

他身边跟着的,是眼睛已经空洞无神的五虎退和乱藤四郎。

一期一振原本护着X017的手缓缓放了下来。

“欢迎欢迎~没想到你真的来了呢~”审神者亲切地说道,不着痕迹的用手搂住了X017瘦小的肩膀:“一期一振正准备远征呢~你其他的哥哥都在本丸里,我带你去见他们,你们很久都没有见过了吧~”说着便领着X017往本丸里走。

X017扭头看了一眼伫立在她身后不远处的一期一振。

原本性格温和的男人孤立无援地站在那,阳光照在他身上却像是照入了一团黑雾之中。


评论(60)

热度(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