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沼

[刀剑乱舞]袖手旁观(二)

*暗黑本丸

*OOC 私设 有

*含监禁黑化虐待QJ等不适情节

*含男审神者

*源于突然很想看【被变态杀人狂男审神者囚禁在本丸折磨的普通人】和【明知道审神者是人渣却只能成为帮凶袖手旁观的刀剑们】

*大部分是玻璃渣脑洞段子,没有具体连贯剧情


(九)

审神者在本丸的时间很短,大部分时候他都是在现世生活,而且就算在,他也只待在他的房间并不怎么露面,就连时之政府下发的日课也只按照最低的标准进行。

他几乎不锻刀,所以大部分的刀剑都是出征时被带回来的。

这些刀剑们被同伴们带回本丸,原本满是期待和憧憬,一心想着要为主人奉上自己的锋利与忠诚。可审神者却只是用灵力让他们化为人形后,连介绍都不听完,就冷漠地喝令他们离开不要再来打扰。

他们是活了千百年的刀剑,见多了各式各样的人与事,所以一眼就认出来,这位审神者看他们的眼神,是看向毫无感情的死物。

他们原本就是被人打造出来进行杀戮和掠夺的工具,就算有了和人极为相似的身体容貌,却终究不是人类,只是在与人千百年的相处中,沾染上了人世间的种种执念而生出的精怪,被赋予了付丧神之名,却几乎没有神性。

他们要做的仅仅是忠于自己的主人。

意识到了这些的刀剑们很快便收起了自己可笑的愚妄,尽职尽忠的做着最锋利的工具。

(十)

随着刀剑们的不断增加,性格样貌各不相同的付丧神们在日日夜夜的相处中,也终于使这个死气沉沉的本丸有了一丝人世的温情。

一日,久不露面的审神者突然带回来了一个属于人类的孩子。

时之政府一向严禁除审神者之外的人出入本丸,那些灵力低微的普通人类,就算因为意外而误入时空裂缝,也会在靠近本丸的一瞬间便被排斥,直接遣返回现世。而私自携带普通人类进入本丸范围的审神者,更是会受到严厉处罚,情节严重者甚至会剥夺审神者的身份。

所以当审神者带回一个人类的小孩时,刀剑付丧神们除了震惊与好奇,还有着一丝的忧虑。

如果被时之政府察觉到异样,这座本丸很有可能直接被遣散!

所以默契的,刀剑们都默认了要对外保密自家审神者可以带外人进入本丸这件事情,并不动声色的对政府的巡查进行了隐瞒。

(十一)

这个看起来只有七八岁,比小夜左文字还要矮小的人类男孩,在被审神者带回本丸后就直接丢给了刀剑们照顾。

小家伙天真烂漫,生性又顽皮爱玩,一下子就和本丸内的短刀们打的火热。

看着毫无违和感混迹在短刀里游戏嬉笑的小家伙,刀剑付丧神们生出了多了个弟弟的感触,看向小孩子的眼神多少带了些宠溺。

然而也只是一周,人类的小孩子便开始哭闹起来。每天每天的不停哭喊着要回家,要找自己的爸爸妈妈,怎么哄都哄不住。

直到某天,在小孩子又哭闹着发脾气要回家时,总是足不出户的审神者突然出现在了大厅。

“……好吵。”

男人面无表情的自言自语,然后没等众刀剑反应过来,便抓起大厅内装饰用的花瓶朝哭泣的孩子砸去。

小家伙被直接砸晕了过去,满头是血的躺在那一动不动。

一期一振和江雪左文字瞬间就跪在地上请求审神者原谅,随后压切长谷部和药研藤四郎也跪在地上表示愿意替其接受惩罚。

审神者这才眼神阴霾的放下了手里还滴着血的花瓶离去了。

从那之后,刀剑们就尽量不让小孩子单独接触到审神者,而小孩子也怕极了审神者,总是躲藏在狭小的角落里不吭声,只有在夜晚的时候才会躲在被子里偷偷小声哭泣。

再后来有一次刀剑们近乎全员被派去出征。

等他们回来时,发现了本丸的水池中漂浮着小孩子已经没有了呼吸的小小尸体。

玩耍时失足落水。

这是他们被迫所接受的解释。而事情的真相,恐怕就算不说,大家们也都心知肚明。

小孩子身上因为殴打而造成的青肿与血痕是无法掩饰的。

而那天唯一留守在本丸当值的近侍前田藤四郎,更是完全闭口不提那天的事情。

一期一振心里明白,自家原本开朗的弟弟就是从那天开始,几乎夜夜噩梦,总是在半夜冷汗惊醒,像是变了个人似得沉默不语。

然而这一切已经无法挽回,只能装作遗忘,他们依然照常出阵,远征,日复一日遵循着主上的命令。

(十二)

小孩子最后被埋在了万叶樱下,因为不能被其他人发现所以连个墓碑都没有,消失干净的像是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而后过了几个月,审神者又带回了第二个人。

紧接着,第三个人,第四个人,第五个人……

刀剑付丧神们很快便学会了如何冷眼旁观,如何沉默寡言,如何视而不见。

没有交集的话,就不会因为对方的死亡而痛苦不堪。

没有接触的话,就不会内疚,不会自责,不会被对方怨恨。

没有相处的话,就不用忍受内心深处无法原谅自己的煎熬。

他们只是刀剑,冰冷冷的死物,只需要追随主上,根本没有去审视善恶的资格。

(十三)

万叶樱一年比一年开的浓烈艳丽,远远望去,如从天边降下的灿烂彩霞般让人惊叹不已。

然而再也没有刀剑愿意靠近那里。

(十四)

审神者带回来了一个少女。

大约十五六岁的年纪,娇小又柔软。长长的黑发束成顺直的马尾,皮肤白皙透明,嘴唇像是飘落上的一枚花瓣,睫毛宛如颤抖的黑色蝶翼。

审神者带回来过各式各样的人,每一个都或讽刺或厌恶的打上了标签。

“自己是个垃圾还总瞧不起别人的废物高中生”

“斤斤计较声音噪聒刺耳的刻薄中年母猪”

“在上级面前像条狗却对后辈趾高气扬的白痴领班”

“对社会一无是处死了比较好的秃顶上班族”

“随随便便就对男人打开大腿的婊子大学生”

……

然而这次,审神者却像是对待珍宝似得抚摸着少女还尚且稚嫩的脸颊,眼底充满了肮脏的欲望。

“看,我漂亮的金丝雀~”

无比的愉悦,还有那无法掩饰的暴虐与疯狂。

(十五)

少女除了刚来时露过一次面,其它时候都是被囚禁在本丸最深处的房间里。

除了被审神者命令轮流照顾其起居生活的药研藤四郎,宗三左文字和烛台切光忠,其他刀剑几乎没有再见到过她。

他们也不是很想见到她。

越漂亮的东西越容易得到怜爱和垂涎,也越容易被摧毁和破坏。

而过多的怜爱则会在其被摧毁时造成更大的痛苦。

所以甚至就连不小心路过那个房间,刀剑们也都要假装忽略的飞快走过。

然而这并不能阻止他们对少女产生越来越多的愧疚感。

少女日夜哭泣,彷如啼血的杜鹃,每天本丸内都飘荡着那似有似无却撩拨的让人无法平静的啜泣声。

放她走的话,审神者会如何惩罚他们呢?是会把他们统统丢进刀解池,还是让他们不停出阵直到碎刀呢?

刀剑付丧神们不在乎自己是否会被折断,他们在乎的,只有自己如果真的这样做,是否还算是忠诚。

(十六)

没过多久,一直在现世处理事情的审神者回来了,当晚,他就满脸兴奋的宣布要见到他心爱的金丝雀。

加州清光,乱藤四郎,压切长谷部和石切丸奉命去侍奉少女。

他们为病弱娇小的少女换上了色彩艳丽层层叠叠的美丽衣裳,为她挽起精致的发辫,为她苍白的脸颊涂上娇柔的脂粉,为她毫无血色的嘴唇描上艳红的唇蔻。

他们温柔怜惜的为她盛装打扮,然后把她送向了无尽的地狱。

(十七)

那是他们从没听到过的撕心裂肺的惨叫。

宛如从阿鼻地狱传来,就连在战场上砍杀的敌人发出的哀嚎也不及其一分。

深入骨髓的绝望与痛苦,夹杂着最为恶毒的咒诅与仇恨,像是噬人血肉的蚁虫,咬食到最深处,把肉身蛀成只有一层皮囊的空壳。

夜幕降临,本丸里一片漆黑却无人点灯。

也许是害怕被人看到他们此刻脸上那虚伪做作的怜悯与不忍,也许是害怕被人发现他们此刻眼神里的无动于衷与冷眼旁观。

他们是忠诚的。

可笑的忠诚。

TBC……



评论(16)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