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沼

[刀剑乱舞]袖手旁观(四)

*暗黑本丸

*OOC 私设 

*含监禁黑化虐待QJ等不适情节

*含男审神者

*源于突然很想看【被变态杀人狂男审神者囚禁在本丸折磨的普通人】和【明知道审神者是人渣却只能成为帮凶袖手旁观的刀剑们】

*大部分是玻璃渣脑洞段子,没有具体连贯剧情

*本章开始采取以各个刀男视角叙述。本章宗三左文字

*这只宗三是个抖S




(二十二)宗三左文字·壹

 

让一只笼中鸟去服侍另一只笼中鸟,真是讽刺呢~


宗三左文字端着今日的膳食走到了被囚禁少女的屋前。

屋内一片寂静,连前几日不断传出的哭声都没有了。他把膳食放在一边,轻轻敲了一下房门。

片刻,有什么东西狠狠砸到门上的声音传来,而后是少女带着哭腔的怒吼。

“滚!全部滚开!!都给我滚!!!”

宗三左文字并不气恼,他平静地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上挂着的铜锁,然后推门而入。

房间内很是昏暗,只有墙上那一扇窄窄的焊有铁栏的窗户透出少许的光亮来。

地上到处都是散落的饭菜,有的已经腐臭,散发出令人作呕的味道。

少女自从伤好后就一直绝食,并妄图以此来威胁他们。

出乎意料的天真呢……

宗三左文字很快便在屋子的角落里发现了少女,她躲藏在堆积着杂物的箱子后面,蜷缩成很小的一团,只有满是恨意的眼睛在黑暗中亮晶晶的。

宗三左文字走过去,把饭菜放在她旁边的地上,少女苍白的脸上露出厌恶鄙夷地神情,看也不看一眼那些制作精美的膳食。她的小动作自然被宗三看在眼里,可他只觉得好笑。

和往昔不同,送来膳食的宗三左文字并没有马上离开,他俯视着像是只刺猬一样团成团的小姑娘,突然伸手一把扼住她的手腕,把她从杂物的缝隙中拉了出来。

药研藤四郎早上一再拜托他在送饭时检查一下小姑娘伤口痊愈的情况,毕竟如果再生病的话,又要开始苦恼怎么照顾这只脆弱的小金丝雀了。

少女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一时没反应过来,跌倒在地上。

“我可不会像药研或者烛台切那样一直顺着你呢~”单手就把不断挣扎的少女压制在地板上无法动弹,宗三左文字无视着少女近乎惊恐的眼神,伸手毫不客气地查看着她的身体。

少女消瘦到可怕,原本圆润的脸颊凹陷了下去,宽大的衣服下,手腕和脖颈更是纤细像是快要折断一样。

手指勾了勾她松松散散的衣领露出大片肌肤。

“伤口没有开裂,结痂状况也良好,估计不会落疤。”

拉过她拼命挣扎蹬脱的脚腕。

“红肿也似乎消退了……啧啧,药研还真是细心,连金丝雀的锁铐都缠了柔软的棉布呢……”

捏住了少女的下巴,用手指迫使她张开嘴。

“牙龈和舌苔的颜色也很正常,没有营养不良……”

手指被塞入嘴里撑开口腔的屈辱姿态让少女的眼睛满是仇恨的怒火,她想要狠狠咬掉那令人作呕的手指,却被手指的主人轻易挣脱了。

“诶呀呀,改不了咬人的坏习惯呢……你的牙齿里是藏了毒吗?烛台切被你咬伤的手到现在还包扎着呢~”

检查完少女的身体状况,宗三左文字有些感慨人类那虽然弱小,但又无比顽强的生命,他松开被禁锢的少女站起身刚想离开,就被她扔过来的米饭碗砸中了小腿。

白莹莹的饭粒沾染了他紫色的衣摆,有的甚至还滚落在他的木屐上。

宗三左文字转过身,异色的双眸里神色捉摸不定,他看到少女像是得逞了般对他倔强地咧了咧嘴,眼睛里满是不屑和挑衅。

“欧呀,真是浪费~”

蹲下身子,宗三左文字伸出手把地上一团团的米饭捡起来捧在手里。

因为害怕多日未进食的少女无法消化,烛台切光忠故意将米饭蒸的比较软烂好入口,所有的配菜也都挑选了最新鲜的,剔除了菜筋,切成适宜的小块,从配色到料理手法都下了苦功夫,就算他知道自己每日用心良苦的膳食都被少女发泄般砸了出去,可还是每天都变换着样子做。

像是在补偿什么。

手里捧着温热的米饭,宗三左文字走到少女面前低头俯视着她。

跌坐在地上的小姑娘和之前凄惨兮兮的样子不太相同,她似乎下了决心寻死,摆明了要惹怒他。虽然还因为胆怯而瑟瑟发抖,可那双眼睛却丝毫不畏惧地死死瞪着他。

仿佛在说,请扭断笼中鸟的脖子吧。

宗三左文字蹲下身,他面无表情的将手指伸手少女不再整洁柔顺的头发里轻轻抚摸,然后猛地向后扯去。

被拽住头发的少女疼的倒吸了一口气,细弱的脖颈高高仰起,原本眼眸里的倔强已经变成了恐惧,蒙上了一层水光。

无视着少女挣扎尖叫着在自己的手臂手背上留下细细的抓痕,宗三左文字冷冷地捏着少女的下颚,然后缓缓的把手里的米饭一点一点塞进她的嘴里。

她拼命反抗,可被禁锢着不断塞入异物的嘴巴根本合不拢,口水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多日未进食的身体也很快没了力气,渐渐的连呼吸都开始变得困难。

“如果你想死,大可在对审神者侍寝的时候出手,我想在心爱的小金丝雀死后,还会有小画眉,小百灵,小黄雀……总有一只是聪明的。”

最后一口米饭也被塞进了嘴里,宗三左文字一放开她,她便立刻趴在地上呕吐了起来,呜呜呜的哭泣声也传了过来,眼泪像是不要钱似得往下砸着。

“笼中鸟的话,乖乖的待在笼子里,直到被主人厌恶抛弃的那一刻,才算是结束啊~”

 

(二十三)宗三左文字·贰

 

他又来送饭,据说少女的情况恶化了,她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现在她饿到连把饭菜砸出去的力气都没有。

她快要死了呢。

今日的膳食是一碗白粥,没有任何的配菜配料,只是一碗煮至粘稠的白粥而已。

就连烛台切也放弃了吗?宗三左文字想。

他照例打开门锁走进房间,少女像是尸体般斜着靠在墙上。她的衣服已经肮脏不堪,头发也乱糟糟披着,她的脸颊早就失去了红润,变得惨白干枯,看起来像个骷髅。

宗三左文字缓缓走过去,把白粥放在她的面前。她恍惚无神的瞳孔似乎动了一下,又似乎没动。

默默站在旁边等待着什么,可少女一直没有任何举动,仿佛已经失去了活下去的意志。

宗三左文字叹了口气,转身准备离开。

然而他刚走两步,便被人死死拉住了衣服下摆。

他转过身,少女匍匐在地上,拽着他衣角的举动用光了她最后的力气。

她低垂着头,声音微不可闻:“……可……以……喂我……吗……求……你了……”

看着眼前被磨光了锐利与锋芒,只剩下卑微与丑陋的少女,宗三左文字笑了。

他蹲下身把瘦削到硌骨的少女牢牢搂在怀里,宠溺的用手指划过她干扁的脸颊,粗糙的嘴唇,凹陷的眼眶。

“当然可以,金丝雀公主~”

白粥已经是温热的状态了,可宗三左文字还是吹了吹才送到少女的嘴边。

少女艰难地张开嘴,刚刚吞咽下就因为胃部不适而又吐了出来。

宗三左文字并不恼怒,也不嫌脏,他用手帕擦干净少女唇边的污秽之物,然后又挖了第二勺送到她的嘴边。

这次她很努力地咽了下去,并很快就张开嘴乞求接下来的白粥,然后眼泪便毫无预兆地流了下来。

她一边无声地哭泣,一边拼命吞咽着可以让她继续活下去的食物,就算被呛到不停的咳嗽,也迫不及待的再次张开嘴,直到一整碗都被她食入腹中。

“真好,烛台切会高兴的。”宗三左文字亲昵地亲吻了一下少女的额头以示奖励,他看着她慢慢停止了颤抖,红肿的眼睛里不再流下泪水后,才松开了怀抱,拿着空掉的木碗准备离开。

“等一下。”

在他走出门的瞬间,少女叫住他。

她的声音变回了软糯清亮,坐在阴影处的她看不清表情。

她仰着头,身体笔直坚韧。

她说:

“替我谢谢那位叫烛台切的大人,粥很好喝。”

“还有,明天,我想吃肉。”

 

呵,人类啊,真是有趣~

 宗三左文字眯起了异色的双眸,他微微出声,声音温柔顺从。

 “会如您所愿。”

 


评论(12)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