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沼

[刀剑乱舞]袖手旁观(八)

*暗黑本丸

*OOC、私设众多

*含监禁黑化虐待QJ等不适情节

*含男审神者

*源于突然很想看【被变态杀人狂男审神者囚禁在本丸折磨的普通人】和【明知道审神者是人渣却只能成为帮凶袖手旁观的刀剑们】

*大部分是玻璃渣脑洞段子,没有具体连贯剧情

*采取以各个刀男视角叙述故事。本章宗三左文字/药研藤四郎/五虎退


(三十六)宗三左文字

去年入秋的时候,宗三左文字曾作为近侍,跟随审神者前去参加过时之政府举办的一个关于本丸运营方面的学术研究会。

虽然作为刀剑付丧神,他被勒令不准入场,但是从那些来往匆忙却又丝毫不懂得避嫌的参会人员的只言片语中,他还是得到了一些蛮有意思的信息。

比如时之政府目前正在主张“现任审神者的直系亲属在特殊情况下有权继承或取代现任审神者的职位,成为本丸的新主人”,企图把审神者这份工作演变成家族继承式,以减少培养发掘新审神者所要花费的资金与时间,延长已经运转成熟的本丸的工作时限,避免以往本丸交接时可能会出现的叛逃,暗堕,弑杀新主等情况的发生,最大化的利用审神者和刀剑付丧神们。

这项提议一经提出就遭受了不少审神者的否决。

有部分审神者在现世有所牵挂,只想任职期满后拿到离职津贴赶紧走人;有的觉得审神者工作高危,根本不愿终身从事;还有一部分竟然在可笑的担心,当自己在本丸的地位不再绝对唯一时,会导致刀剑们叛变。

毕竟从古至今,杀父弑兄谋权篡位的情况也不少发生。

赞同的声音只占少数,而且大部分都是些病态本丸。

不是因为和自己本丸内某个或多个付丧神有了心照不宣的关系;就是在现世走投无路只能寄生于本丸的一方寸土;亦或者迷恋自身处上位者时所拥有的权利与身份。

审神者当时是作为区代表参加讨论的,没有什么发言权,但宗三左文字还是敏锐地发现了审神者暗藏于眼中的兴趣。

或许对他来说,培养出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会是一件比杀人更有趣的事情吧。

所以当宗三左文字得知少女怀孕的消息时并不是很意外,甚至开始猜测这一切是不是都在审神者的计划之中。

但是现在少女的身体状况太差了,她本身就是个发育不完全的孩子,又遭受了折磨和打击,先不说能不能顺利产下胎儿,就连能不能继续活下去都让人无法确定。

所以宗三左文字在向审神者汇报少女的情况时,除了少女怀孕这一讯息外,还选用了“心智丧失”“无求生欲”等词语来描述少女目前的精神状态。

他不在乎自己过于偏袒的言辞会不会引起审神者的不悦,也不在乎自己的心思会不会被审神者察觉,他只想确认一下审神者目前对待已经玩坏了的金丝雀的态度。

如果审神者真的对那个还在腹中的胎儿有所算计,定会因为他的话而做些什么。

然而一旦确认审神者的企图,那么这个未出生的孩子便会成为这座本丸唯一的变数。

被审神者责令离开的宗三左文字低垂着头退至门外,在即将阖上的纸门缝隙中,他抬眼窥视到了端坐在屋内的审神者那饶有兴致的神情。

宗三左文字的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起来。

或许作为笼中鸟的日子,也不会那么漫长无聊到无法忍耐了呢。


(三十七)药研藤四郎·壹

虽说没有特地保密,但是消息不胫而走,本丸大多数付丧神都已经听闻了此事,多多少少对金丝雀生出了些别样的心思来。

药研藤四郎对本丸内热衷搞事的某些家伙的想法并不感兴趣,也没有探求的欲望,但是最近一期一振和前田藤四郎的状态让他很是担心。

前田还是因为那个孩子的事耿耿于怀,终日惶恐不安,提心吊胆。

而一期哥则是……

他曾经因为审神者的命令多次斩杀被囚禁于本丸的人类。

虽说那些人类在被一期一振斩杀之前已经被审神者折磨的不成样子,甚至说不定死亡才是他们的期望,但是亲手斩下手无缚鸡之力的无辜者的头颅,还是让一期一振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而五虎退和乱藤四郎的碎刀,则一下子击垮了他多年来的坚持与隐忍。

他觉得正是因为自己有违天理的行为造成了因果报应,才最终导致了弟弟们的碎刀。

这样的想法其实很可笑。

作为从人类杀戮掠夺的本性中诞生的他们,并不应该承担这些人类自己酿就的恶果。而那个少女却钻了空子,把审神者背负的罪孽全部压在了一期一振身上,导致他生出了不该有的想法。

一期哥的精神状态不稳定,本丸内心思叵测的刀剑付丧神们众多,而审神者似乎也有自己的谋算。

这样混乱的情况对现在地位愈下的粟田口很不利,不管是那个未成形的胎儿,还是那只看起来痴痴傻傻的金丝,都是弊大于利的危险存在。

她恨他们,恨之入骨,巴不得看到他们死无全尸。虽然现在毫无威胁,但复仇的火焰一旦复燃,那便是燎原之势,不死不休。

而且,她也正是害五虎退和乱藤四郎被碎刀的罪魁祸首。

就算药研藤四郎曾经对她有所怜悯,但那份对她的柔软也在亲眼目睹弟弟们被碎刀的时候一并碎去了。

如果现在就趁机将她除去的话……

药研藤四郎面无表情地把手中的几味药材切碎,丢进了药罐。


(三十七)药研藤四郎·贰

清晨时分,刀剑付丧神们正聚集在大厅内整理行装做出阵的准备,审神者突然的出现让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观望着。

审神者似乎很匆忙,在抬手将某个用布草草包裹着的东西丢给药研藤四郎后便离去了,只留下一句“唤醒后送到金丝雀那。”这样意味不明的话来。

药研藤四郎摸索着布包里的东西,看长度是一把短刀。

审神者昨天晚上有去过锻冶所?药研藤四郎抿了抿嘴,脸色有些难看。

他是审神者的初锻刀,也是本丸内唯一一把由审神者亲手锻冶出来的刀剑付丧神。

自审神者上任以来,除了时之政府强制要求的初锻,他根本就没有进过锻冶所。现有的刀剑付丧神基本都是在他们出阵时带回来的,然而现在本丸的情况……刀剑付丧神们也不会再特意去搜寻自己的同伴了。所以一连很久,本丸都没有新刀的出现。

审神者对他们的行为举止不管不问,或许说他根本不在乎这些只会顺从的死物,只有有血有肉的人类才能让他兴奋起来。

昨晚审神者开炉锻刀,本丸这么多刀剑付丧神们竟然无人察觉到锻刀时的灵力波动?是故意隐瞒还是审神者有所保留?

现在这种情况,将新锻的短刀送至金丝雀身边,很明显是想要以此牵制本丸的刀剑付丧神们,而且很有可能是他们粟田口……

药研藤四郎默默打开布包,映入眼帘的那把熟悉的短刀让他浑身一颤。

那是一把崭新的五虎退。


(三十七)五虎退

五虎退被灵纸唤醒后没多久,便跟着药研藤四郎前往本丸深处的一个房间。

他有些害怕,手指不安地攥着衣角,他有好多话想要问药研哥,可是一看到药研那冰冷冷的神情,他就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药研哥告诉过他,这座本丸以前有过一把五虎退。

然而现在他的出现是不是说明……原先那一把五虎退,因为做错了什么,被碎掉了?

他担忧极了,琥珀金的眼眸里几乎氤氲出了水光。

他没有被带去拜见主人,也没有分配到粟田口的房间,他不需要出阵,不需要远征,不需要做日当番,他需要做的,仅仅是日夜兼备的照顾一个人类。

他有些紧张,也有些好奇。

“那位大人是……主人珍惜的人吗?”他小声问道。

听到弟弟单纯的疑问,药研藤四郎几乎说不出话来。他不想告诉五虎退事情的真相,但又害怕五虎退像上一次一样受到金丝雀的蛊惑,最终走上叛变的道路。

宗三左文字已经接到了消息等候在门外,他看到一脸不安的五虎退后,眼神略微一暗,点头示意慌张的小少年跟着他一同进入房间。

药研藤四郎眯着眼睛朝昏暗的房间望了望,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转身离开了。

房间很大,但是密不透风,凭借着短刀极佳的夜视能力,五虎退很快便注意到,挂着层层帷幔的床铺上,似乎有一个小小的人蜷缩在那。

是生病了吗?房间内浓重的药味让他想要打喷嚏,嗅觉敏感的小老虎们更是不开心地在他怀里挣扎着企图离开这儿。

“你只需要好好看着她就行了。”宗三左文字话不多,他撩开了帷幔,示意五虎退上前:“不要让她伤害到她自己,她怀孕了。”

怀……孕?五虎退心里一惊,他踉跄地走过去,便看到被绳索捆绑着手脚的少女呆坐着。

她穿着纯白色的浴衣,带子似乎有些松了,下滑的衣领露出她瘦削的锁骨和白皙的肩头。她的头发短短的只到肩膀,此刻正凌乱的披散着。她看着房间阴暗的某处,眼神涣散无神,仿佛对外界的一切都毫无反应。

“昨晚她差点被自己的头发勒死……我帮她把头发割断了。”宗三左文字上前把少女滑落的浴衣拉整齐,然后温柔地伸手抚摸着她乱七八糟的头发。

那个少女没有任何反应,依然呆呆望向前方。

“每日的膳食自会有人送过来,你只需每隔一段时间帮她补充一下水分。”宗三左文字收回刚刚满目的怜爱,面无表情地退到了一边。“入夜的时候石切丸会过来带她沐浴。晚上的守夜则会由崛川国广,烛台切光忠和加州清光轮番执行。隔日药研藤四郎会过来为她检查身体,有什么不明白的你可以问他。”说完,就准备离开了。

“那,那个……她到底是审神者的什么人……我,我是说,我要怎么称呼她呢?”五虎退见状连忙问道。

他有些害怕这个像人偶般毫无生气的人类,但又觉得她可怜。

“她啊……”想起上一把五虎退曾满心爱慕地唤她辉夜姬,又因为发现了审神者对她所做的肮脏龌蹉的事情而一度陷入绝望,宗三左文字讽刺地笑了,缓缓地说道:

“她没有名字呢,她只不过是被主人豢养的一只金丝雀罢了。”

五虎退的眼眸猛地收缩了一下,他愣愣地望向少女,似乎看到了一只被人拔掉翅膀钳断尖喙剪掉利爪的鸟儿正在无声的哭泣。


评论(20)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