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沼

[刀剑乱舞]暗中观察.jpg(二)

*全员欢乐向

*暗黑本丸出没

*男审神者出没

*日常

*私设大量OOC众多


(六)

整夜未眠的X017光荣的收获了两个黑眼圈,她时刻牢记着前辈们的教导,半点都不敢松懈,生怕一个不注意就暴露了身份,导致自己的初任务失败。

一连拒绝了三四波邀她一起去吃早餐的粟田口之后,X017趁着清晨大部分刀剑都在餐厅,找了个无人的角落试图联系一下协助她任务的狐之助。

和负责引导审神者就职的普通狐之助不同,政府用狐之助看似和一般狐之助外表没差,但权限掌握却很高,不仅可以储存大量的资料供调查员随时搜索查询,摄像拍照录音投影样样齐全,还是用来联络时之政府的唯一通讯工具。

协助X017工作的狐之助是科研室最新研发的R系列,主要针对危险指数较高的暗黑本丸,所以在原先的基础上增加了武力设定,必要时能够自爆掩护调查员撤离,忠诚度非常高,以至于X017有时候觉得和它交流起来有点困难。

“狐之助,帮我申请延长调查时间。”

“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吗?X017大人?”投影里的小狐狸晃动着毛绒绒的尾巴,一本正经地说道:“需要狐之助自爆掩护你撤退吗?”

“……不用,帮我申请延长时限就好了,另外可以帮我发信息给B008前辈吗?”

“可以,请问要发什么内容呢?”

“恩……‘实物与图片不符,差评。’”调查情况与资料严重偏差,目前没有突破点可以介入。

“好的。B008前辈已回复信息,需要读取吗?”

“读取。”

“‘亲,一经出售概不退换哦’”忌焦忌噪,按兵不动,创造时机。

X017默读了一下前辈的回复,便中断了与狐之助的联系,一个人蹲在地上发呆。

她的确过于焦躁了。才过了24小时就妄图使资历颇深的审神者露出马脚,如果真的这么容易就能取证,那么这座本丸也不可能安然无事的运作五年之久,甚至年年被评为模范本丸。

她必须静下心来,保持自身处于最佳状态,找准时机一举攻破。

这样想着,X017便觉得自己有点饿了,从昨天开始,她就没有进食。

她不放心本丸内的食物,资料室里因为放松警惕惨遭毒害,甚至被药物控制最终成为傀儡的调查员案例比比皆是,她初出茅庐,必须小心谨慎,不过幸好她也早有准备。

这样想着,X017从衣服里掏出了一条砥石啃了起来。

当然只是表面伪装成是砥石,实际上是科研室研发的新型压缩食物,富含丰富的营养物质以及能量,吃一根顶十顿,口味竟然还是巧克力的。

正当X017叼着砥石准备再拿一块麻辣口味的玉钢时,抬眼便看见审神者和近侍压切长谷部正抱着今早送来的资源准备去锻冶所日课。

两个人看着她的眼神像是见到鬼一样。

片刻的安静后,X017猛地捂着嘴拼命想把剩下的半条砥石全部吞下,而反应过来的审神者竟然以不可思议的机动狂奔而来,抓着X017的肩膀猛晃起来。

“砥石不可以吃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快吐出来!!!!!!会死刀的!!!!!!!!”

拼死也要吞下去!!就算被噎到脸色煞白,X017还是把砥石全咽了。

她决心下次向科研室申请外表更为正常些的压缩食物,比如大受欢迎的爬行动物系列或者昆虫系列什么的。

强行捏着X017的下巴迫使她张开嘴,审神者看着小家伙干干净净的口腔和柔软的粉色舌头,内心其实是崩溃的。

然而崩溃的还有闻声赶来的粟田口们。

他们老远就看见新弟弟被审神者霸道总裁样壁咚在墙边,死死扼住下巴并低下头凑了过去。

一期一振已经拔刀。

还好目击证人压切长谷部及时拦住了眼神犀利起来的粟田口们,并一脸沉重的告知以实情。

“你弟弟刚刚……生吞了一整条砥石。”

“……”

“……”

“……”

一期一振颓唐地垂下刀,他满目愁容地走到X017身边,一把将她紧紧搂在了怀里,声音哽咽地说道:“……就算再饿,也不能吃砥石,哥哥就算豁出去半条命,也会让你吃饱的!”

其他粟田口们也痛心万分的围了过去。

“是啊卷卷,我也会把我的那份分给你吃的。”

“砥石是不能吃的卷卷,我这有糖给你。”

“小,小老虎也表示可以把肉让给卷卷吃……”

“……(눈_눈)”

X017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质疑。

(七)

新短刀生吞了整条砥石这件事几乎瞬间便在本丸内传遍了,所有刀剑付丧神在看到新短刀那瘦弱的身体后都露出一副满是怜悯慈爱的关爱智障的神情。

小夜左文字一下抱来二十多个还泛青的柿子,而太鼓钟贞宗则拿来一大罐烛台切特制糖渍山楂说是有助消化。

药研藤四郎更是强制性把X017拉到了手入室进行了一番全身检查。

“牙齿并没有松动的迹象嘛……”

撑开一脸不情愿的X017的嘴,药研藤四郎探入手指一颗牙齿一颗牙齿的仔细按动着。

新弟弟的牙齿非常健康,洁白又干净,还有一颗略可爱的小虎牙,但是生啃砥石什么的……牙口也太好了,刀都能咬断吧?

这样想着,药研突然觉得有点危机感,赶紧把手指从已经有些不耐烦的弟弟的嘴里拿了出来,然后轻轻按压了几下小家伙柔软的肚子。

没有任何异常,看来是已经消化了……虽然新弟弟能吃锻刀资源让他大吃一惊,不过仔细想想,身为刀剑的他们吃人类的食物那才是不符合常理吧……说不定砥石其实很好吃呢?

当然药研藤四郎不会冒着崩掉大牙的风险傻逼的去啃一口砥石看看到底能不能吃。检查完毕,他帮X017穿好外套后,又弯下腰替她套上靴子,最后把她从病床上抱了下来。

和其他弟弟不同,新弟弟虽然只比五虎退矮一点点,但是体重却要轻上很多,抱起来更是软绵绵的,整个人细胳膊细腿,一点肉都没。

听审神者说,新弟弟不管是生存打击还是防御冲力,都是短刀里数值最低的……然而偏偏还一副争强好胜的倔强模样,这样子怎能放心让他跟着出阵呢?

“还有什么事吗?”X017虽然依旧面无表情,可内心却因为药研藤四郎皱起的眉头而警铃大作。

药研藤四郎在审神者之中评价颇高,虽说是短刀,但实力却不可小嘘,不仅做事沉稳细心,对待主人更是忠诚不二,察觉异样后时常不动声色的便把问题给自行处理了,所以在调查员前辈们的口中,简直是噩梦般的存在。

所以相比于太刀一期一振,X017更不想和药研藤四郎正面杠上。

看他的样子……莫非自己已经被怀疑了?!

身为政府调查员,X017可以根据任务内容随意更改自身的各项数值甚至刀剑种类,为了突出自己弱小无害的属性,X017特地把自己的能力全部下调到了最低,只在侦查和隐蔽上有所保留,难道正是因为太过刻意而被看出什么破绽?

所有的不安定因素都必须及时补救才行!

X017低下头,抿了抿嘴,扯着药研藤四郎的衣角低声说道:“我会变得很有用的。”

“……诶?”正在为新弟弟系胸前缎带的药研藤四郎一愣,不解地看着她。

“只要出阵,我很快就能变得很有用。”抓住刀剑特化的机会,把数值调整到正常,而且共同战斗的话更能使刀剑付丧神们放下戒备,到时候如果能借机来个苦肉计的话……“所以,让我出阵吧。”

“……”

#有一个明明很弱却特别好战的弟弟是怎么样的体验?#

#江雪左文字:谢邀。#

(八)

当然出阵什么的并不是对同为付丧神的药研藤四郎撒撒娇就可以去的,本丸内最大的决定权还是掌握在审神者手中。

X017看着公告栏里,自己被排了整整一个星期的马当番后,决定去和审神者谈谈。

然而想要甩掉那些极化后的短刀和胁差并不是件很容易的事。

尤其是粟田口的那些短裤们,脑门上跟长了弟弟天线似得,不管X017藏在哪儿,都可以迅速且利落地把她从房梁上,木桥下,仓库里,草丛中揪出来,还一脸责备地表示——“卷卷这里很危险。”“卷卷马当番不可以偷懒。”“卷卷要一起玩马粪吗?”等等,根本不给她落单的机会。

好不容易盼到晚餐后短刀胁差们出阵夜战去了,X017找准机会刚踏入审神者所在的二楼楼梯,就被辈分是小叔叔的鸣狐逮住,拎着衣领去了温泉。

……开玩笑,被压迫的付丧神们一天不解放她就一天不得空闲!!

趁着鸣狐背对着她拿洗漱用品的空隙,X017用晚饭偷藏起来的油豆腐贿赂了小狐狸,顺利逃了出去,还顺手偷偷抱走了鸣狐换洗的衣服。

毫无愧疚的把鸣狐的衣服扔了一走廊以保证他不会这么快追过来,X017飞速向审神者的房间跑去。

站在审神者门外,X017摸了摸伪装成发饰的录音摄像机,又确认了一下藏在胸前扣子中可以瞬间放到一个成年人的麻醉针,最后又检查了与狐之助的通讯连接并得到狐之助“随时为大人的安全准备自爆”的惊悚发言后,便轻轻敲了敲门。

她的心跳有些快,脸颊也晕出了粉色。

独自进行的第一场本丸实战,直面硬杠疑似虐童的暗黑审神者,X017无所畏惧!

“是长谷部吗?今天的报告我还没有写完,等到明天再交吧。”审神者的声音从房间里传了出来,大有些不愿被打扰的意味。

“是我,主公大人。”X017回答,房间顿时传来一阵乒铃乓啷的声音,似乎在收拾着什么,半天审神者才推开门探出头来。

“阿拉~是新刀……咳咳,卷卷……呃……无铭酱啊~”审神者只穿着一件松松垮垮的襦袢,外面披着一件宽大的灰蓝色羽织,他驼着背,头发乱糟糟在头顶扎成一个小尾巴,连脸上遮面的灵纸都贴歪了,一副准备入睡的模样。

他弯下腰,趁机揉了把X017蓬松卷毛:“有什么事?”

“我可以进去吗?”X017仰起头问道,琥珀色的眼眸澄澈的映出审神者的影子。

“诶?可以是可以,不过有点乱……”审神者一愣,下意识就答应了,X017像是只猫一样,没等他说完便轻巧地从他的胳膊下面钻进了屋内。

审神者的房间一般都是政府统一的,也有少部分审神者会自掏腰包把房间改造成和他们现世的住所差不多的样子,当然偶尔也会遇见非要在本丸内弄个粉红洛可可房间的奇葩。

NO.A086审神者的房间倒是还算正常,除了四面墙三面都装了巨大的书架,角落里也摞满了各种书籍以外,也没有什么奇怪的装饰品,就连工作台都是政府统一的又窄又小的那种。

X017看到工作台的灯是亮着的,便毫不客气坐了过去,然后转过身问道:“主公刚刚在工作吗?”

“……是啊,今天的报告还没有写完……”

“那主公继续写吧。”

“……哦。”

……

压,压力好大,卷卷你……真的不是压切长谷部派来监视我的吗?

审神者挺直了背脊拿起笔来,可半天报告书上依旧一片空白。而坐在自己对面的短刀则一声不吭地用小爪子扒着工作台的边缘盯着他看,睫毛忽闪忽闪的满是对主公的孺慕之情。

审神者抿了抿嘴,已经干掉的笔尖再次沾了些墨后,在纸上写下“天气甚好”四个字。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完全写不出来什么政府报告好吗?!!

X017此刻早已借机360度无死角把整个房间内拍了个透彻。她时刻关注着眼前审神者细微的举动,想要从他仅露出的嘴角和下巴里发现点什么。

可半天得到的情报只有审神者写的字很丑。

X017决定铤而走险。

“我可以帮忙写报告吗主公大人?”X017问道。

“诶?那就拜托了。”得知自己可以摆脱报告地狱的审神者想都没想便点了头,正当他准备把笔递给新刀时,小家伙竟然一下子坐到了审神者的膝盖上,窝在他怀中熟练地写起报告来。

小小的脊背挺得笔直,毛绒绒的马尾一晃一晃蹭着审神者的下巴,又软又暖的身体更是轻飘飘的像是没有一点重量。

审神者整个人都不好了,身体僵硬到手脚一动都不敢动,像是被施了石化咒一样。

如果不是脖颈上还拂过轻到不能再轻的气息,X017都觉得自己坐的是个凳子。

没一会儿,报告书上便密密麻麻写满了字。画上最后一个句号,X017放下手中的笔,侧过头,眼睛亮晶晶地看向审神者:“写完了,主公大人还有什么报告需要写吗?周报告?月度报告?季度报告?”

不!不要管什么报告了好吗赶紧去睡觉拜托了!

审神者的腿早就因为跪坐的姿势麻掉了,每一个微小的动作都能让他痛不欲生,原本想要保持和蔼亲切的笑容也因此变得扭曲:“不用哦,卷卷……无铭酱,这么晚了你也该睡……”

“我很有用的,就算是年度报表我也可以写!”听出审神者要赶自己走的意思,新短刀有点不开心,满脸委屈的嘴角都耷拉了下来。

“……现在已经很晚了,再不回去一期一振和你的小哥哥们都会担心的……”审神者苦口婆心。

“才不是呢!”怀里的小家伙突然激动了起来,她转过身望着审神者,原本晶亮的眼眸因为情绪激动而有些泛红:“他们才不是我兄弟!我不是粟田口的短刀!”说完便一把搂住了审神者的脖子,声音微弱地说道:“我没有任何记忆,也不在乎那些记忆,我只想做主公大人的刀,就算有没有名字,有没有派系都无所谓!”

“请让我留在您身边,主公大人!”

“……”

一期一振你的新弟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你知道吗?

(九)

“主人,这么晚前来打扰……”

“进来吧。”

一期一振一进门,就看到审神者端坐在工作台旁看书,他的腿上枕着已经睡熟了的新弟弟。小小的短刀身体蜷缩成一团,就算睡着了眉头也紧紧锁在一起。

一期一振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弯下身把新弟弟牢牢抱在了怀里,似乎因为惊扰了梦境,小家伙努了努嘴,手指一把抓住了他衣服上的金色流苏握在手心。

“实在很抱歉。”一期一振刚刚远征回来,出阵服都没来得及换下,虽然神色略带疲惫,可望向弟弟的眼神却依旧非常温柔。“原本乱是要过来带走卷卷的……可他不小心听到了卷卷和您的对话就……”

“无碍。”审神者阖上书,用手指点了点桌子上墨汁未干的出阵公告:“这是明天的出阵名单,拿下去吧。”

一期一振垂下头,看到名单的末位写着“卷卷藤四郎”的名字。

#X017:……还有人记得其实我叫无铭吗(눈_눈)?#

(十)

从审神者房间出来,一期一振并没有抱着X017回粟田口的房间,反而走向了审神者为药研研究医药实验专门腾出的一间屋子。

药研藤四郎早就等在了门口,看到一期一振怀里的小短刀已经睡熟了后,便也放轻了动作。

这间屋子原本是一个小仓库,并不算太大,也没有过多的装饰,在批给药研藤四郎后,便常年堆放了好些瓶瓶罐罐和医疗方面的书籍。此刻屋子已经被打扫过了,杂乱的东西基本都放入了纸箱内堆在角落,虽然空气中还弥漫着草药微苦的气味,但整体来看也算是干净宽敞。

屋子的正中间铺好了厚实绵软的被褥,一期一振帮小家伙脱下外套和鞋子后,便轻轻把她放在上面。

“乱他们怎么样了?”一期一振压低声音问道。

“已经睡下了,不过乱还是很生气……退哭了很久。”药研藤四郎伸手解开了X017头上的发带,小家伙卷曲的头发立刻散了下来,毛绒绒铺了枕头一大片:“一期哥你快点回去吧,我留下来陪卷卷就行了。”

“……拜托了,药研。”一期一振无奈地叹了口气,揉了揉X017的脑袋,轻手轻脚地走了。

药研藤四郎看到一期一振已经离开,便脱下白色大褂,去掉眼镜,关上灯,也钻进了被褥里。

银色的月光下,新弟弟的睡颜看起来并不安稳,不仅眉头紧皱,嘴巴也抿成了一条缝,睫毛像是在做噩梦般微微颤抖。

药研伸出手指点了点小家伙挤成川字的眉心,小家伙便翻了个身,整个人都歪出了被褥一大半。

药研见状赶紧把她往怀里揽了揽,自言自语地说道。

“你到底……想做什么呢,卷卷?”

(十)

感受到紧贴在自己身后的人气息平稳悠长起来。

X017刷地睁开了眼。

她不高兴和刀剑付丧神挨得那么近,可粟田口家的刀似乎都有抱抱枕的毛病,怎么也挣脱不开。

今天依旧什么线索都没有发现呢。

X017很生气。

就算申请了延长调查,但她的时间并不算充裕,拖得越久,任务的完成率就越低。

虽然今天按照计划成功在审神者面前扮演了仰慕并对他忠心耿耿的天真小短刀的形象,顺便和总是缠着她不放的粟田口们划清了界限,但审神者平静的态度让她略有些失望。

说好的虐待孩童形态的短刀,并喜欢对短刀们做些不可描述的人渣呢?她特地钓鱼执法,都已经准备好拍下证据后便狠狠地教育他重新做人了,结果对方只是在她装睡时摸了摸她的头发。

难道她“毫无防备”“容易下手”的形象做的不够彻底?

本丸内的刀剑付丧神们伪装的很深问不出什么,审神者又总是不出手。可检测器发出的暗堕警告和附近本丸投诉的“短刀们凄厉的惨叫”都是实打实的证据。

果然还是她经验太少了吗?

前辈曾经教导她,如果找不到突破口的话就自己制造事端,亲手斩出口子。

X017觉得,是时候搞事情了。


评论(12)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