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沼

[刀剑乱舞]暗中观察.jpg(四)

*全员欢乐向

*暗黑本丸出没

*男审神者出没

*日常

*私设大量OOC众多


(十五)

狐之助在X017将灵力和血样传过去后,不到十二小时便把检测结果传了回来。

不出所料,NO.A086本丸里,不管是审神者还是付丧神都没有任何暗堕的迹象,总的来说,他们是一个活泼向上团结有爱和谐共进的傻白甜本丸。

X017很生气。

她浪费了整整三天时间在这里,结果除了一帮子粟田口弟控,什么收获都没有。她请求尽快脱离NO.A086本丸,却被科长告知希望她待那里再多观察几天,如果能够找到那日检测器发出警告的原因就更好不过了。

内心里极度渴望与粪婶黑刀们斗智斗勇的X017表示不太开心,具体表现为左文字一家已经商讨过好几次抓着整日里紧锁着眉头的X017滴血认亲,看看到底是不是他们家走失的小短刀。

当然,他们的计划逐一被粟田口们破坏了。

自从X017出阵后重伤濒碎而归,粟田口里原本和她有些闹别扭的短刀们不仅恢复了原先缠人的模式,还变本加厉,不仅轮流不间断的在X017面前刷存在感,还声称要让卷卷藤四郎找到‘家’的归属感。

她本就不是藤四郎好不好,而且她都不叫卷卷的=皿=。

审神者最近也不太开心。

自从那次意外之后,不仅粟田口们总是会用谴责的眼光看着自己让他内心愧疚万分,而且后来左文字一家也加入了目光谴责大队,原本不高兴三人组看起来更不高兴了。

然而最关键的还是——卷卷藤四郎自从那天以后,再也没有理过他了QAQ。

等等!说好的粘人的主命小妖精呢?说好的只想做主公大人的刀呢?卷卷你不能总是用看待废物一般的眼神看我啊!

莫名其妙被自家刀剑们嫌弃的审神者整个人都不好了。

然而并非X017厌恶审神者,只是她在知道NO.A086本丸的审神者并不是深不可测演技爆表的暗黑系影帝,而是一个真真正正的普通傻白甜后,就完全丧失了对他兴趣,态度冷淡疏远起来,并且开始观察起本丸内的其他刀剑来。

尤其是那些年龄可以算是老爷爷的刀剑们,谁年岁越大,她便越粘着谁。

X017严重怀疑是有暗堕付丧神混入了NO.A086本丸才导致检测器误报。根据前辈们的任务报告,因为暗堕而被抛弃的付丧神杀死新召唤出来的刀剑,然后混入本丸复仇,杀害审神者的案例虽少,但是也真有那么两三例,而且后果基本都是全灭。

X017暗自觉得自己说不定就是遇到了这般棘手的情况,便着手调查起本丸的刀剑们来。

按照经验之谈,越是年岁久远的刀剑付丧神们隐藏的越深……X017跟在田当番的小乌丸背后,一连偷偷拍摄了好几张小乌丸背面侧面弯腰抬手的照片。

“小家伙,是想和为父一起劳动吗?”原本正在采摘番茄的小乌丸注意到一直跟在他身后的X017,便笑眯眯的上前把小短刀单手抱在怀中,还塞了一个刚摘的新鲜番茄到她的手里。

“为父只能陪你一会儿,乖孩子要好好做完自己的工作才行~”这样说着,小乌丸便一边抱着X017,一边弯下腰去采摘熟透的番茄。

“不过这样子摘番茄,貌似的确不太方便呢……”

一期一振大老远就看到自家弟弟被祖宗抱着。虽说X017生的娇小瘦弱,但是祖宗小乌丸也长着一副纤弱少年的模样,两个人的组合看起来很是困难。一期一振以速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过去,一把把X017从小乌丸怀里抢回来。

“真是很抱歉!小乌丸殿下!!卷卷她给你添麻烦了!!!”

“无妨无妨,小孩子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后会缠着长辈祈求宠爱也是理所应当的嘛~”小乌丸到是没觉得有何不妥,他揉了揉X017的头发,一脸的慈爱:“等为父工作完毕,再陪小家伙你玩耍吧~”

侦察到一半被一期一振制止的X017盯着眼前本丸年岁最高的刀剑没说话,默默举起手将已经被她咬了一口的番茄抵在了小乌丸唇边。

“很甜。”她字简意赅地说,

小乌丸一愣,随后便很是宠溺地咬了一大口番茄,随后便飘了一地的樱花:“真是个可爱的孩子~真想养在身边亲自教导呢~”

不不不!我家弟弟不劳祖宗大人费心了!心痛不已的一期一振觉得自己哥哥的地位危机四伏,赶紧拉着X017离开了。

然而半路他一个不留神,就又让X017跑了。

再次找到X017时,发现她正坐在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僵硬的大包平腿上,和莺丸一起喝着茶,看起来异常和谐。

想到昨天和今剑岩融玩了一整天举高高的X017,一期一振只想失意体前屈。

#我家弟弟怎么总是会和外人亲近反而不怎么理哥哥们呢?在线等,急!#

“说不定这是一种爱好?”参与讨论的某刀推了推脸上的眼镜。

“爱好?”

“就像是包丁喜欢人/妻,毛利喜欢萝莉正太,五虎退喜欢人/兽(??)一样,说不定是藤四郎家特殊的癖好呢?”参与讨论的某胁差摸了摸嘴唇,

“也就是说,卷卷藤四郎喜欢……老年人?!!”

“嘛~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一开始卷卷那么喜欢缠着审神者了——因为审神者外表看起来是本丸里最老的嘛~”

“……”

一期一振和审神者的心都碎了。

努力工作进行调查的X017表示:???(눈_눈) 

(十六)

因为第一次出阵就重伤,所以接下来的几天X017都在本丸老老实实地做着杂活。

这边刚刚和石切丸一起给烛台切光忠送去刚从地里摘下的新鲜蔬菜,那边就和狮子王一起去迎接出阵归来的队伍。

可能是因为爱好微妙的相同(?),狮子王总觉得这把面无表情的小短刀特别亲切可爱,没事总喜欢找她讨论如何照顾老年人。

虽然相对于狮子王“喜欢照顾老年人”的爱好,X017目前的状态更倾向于“被老年人照顾”。

抱着几把出阵队伍带回来的新刀,X017问身边拎着一大袋子资源的狮子王:“这些重复的刀剑,不链结掉吗?”

“嗯啊,主人不喜欢那样做,一般都放在专门保存刀剑的仓库里了。”狮子王随口回答:“就是前面那个仓库,按照分类放到架子上就好了。”

狮子王掏出钥匙打开仓库门,偌大的房间里一排排放满了架子,每个架子上都摆满了看起来崭新的刀剑,架子旁边还有注明了刀剑名字的标牌。

“哎……都是山伏国广啊~他的架子最多了。”自言自语着,狮子王接过X017手里抱的刀剑,向架子后排走去。

而此刻的X017,目光却已经被最靠右侧的架子吸引了。

和其他放满刀剑的架子不同,这个架子上只孤零零的放着一振刀,而这振刀,就算在简陋的仓库中也难以遮掩它绚丽夺目的光彩。

这是一振……三日月宗近。

X017走过去,伸手轻轻抚摸着这把因为重复而被放置的刀剑,当她的灵力慢慢通过指尖传入刀剑时,她明显感受了刀剑微微嗡鸣的回应。

“我想要出来。”

“我想要显形。”

“呐呐,你不想要我吗?”

美丽到妖异的刀剑这般诱惑着,让触碰到的人迷了心智。

“卷卷是喜欢三日月大人吗?”看着新来的小短刀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这振三日月宗近,狮子王凑过去一把勾住X017的脖子:“那我们一会儿去找三日月大人喝茶吧!三日月大人可亲切了~”

X017停止了向这振三日月传输灵力,那仿若勾引般的嗡鸣戛然而止,光辉也暗淡了不少,仿佛只是一把普通的刀一样。

找到了呢……X017垂下眼睫。

那把导致检测机发出误导警告的暗堕付丧神。

(十七)

“啊啦?那把三日月大人?”狮子王一边端着凭借小短刀特权从烛台切得来的糕点,一边歪着脑袋努力回想着:“好像是上上一周山姥切国广带队出阵带回来的,主人超高兴呢,一直嚷着三日月的置刀架总算没白花钱。之前还嚷着要把三日月的架子改成山伏国广的架子呢~”说到高兴的地方,狮子王咧嘴笑了起来:“虽然主人看起来蛮老成,实际上还是小孩子脾气!”

然而X017只从狮子王的话里提取了关键词。

上上周带回的话,时间也对的上,所以检测机发出警告很有可能正是因为这把隐藏着暗堕气息的刀剑进入了本丸呢。

她眼眸一暗,脑子飞快转动着。

的确,暗堕的刀剑付丧神如果以刀剑的形态入侵本丸的话,比以付丧神的形态入侵本丸要容易的多,目前的检测机还无法做到百分百精确。还好这座本丸里已经有了一把三日月宗近,并且审神者也恰好不喜欢将重复的刀剑进行链结融合,如果不知情的审神者召唤了暗堕付丧神……后果不堪设想。

可这只是巧合吗?是刚好以万分之一的概率捡到了有不洁气息的刀剑吗?还是有人故意将这些已经暗堕的稀有刀投入地图之中的?如果是故意的,那可真是不得了的大案子啊……必须马上汇报给科长,那把三日月也要尽快回收。

想着想着,X017便一头撞上了什么硬邦邦的东西。

她揉了揉撞痛的鼻子仰起头来,眼睛里藏着新月的刀剑付丧神正笑眯眯地看着她,俊美容颜所散发出的光辉就算穿着简朴的日番服也无法掩盖。

“想什么那么入神,卷卷?”似乎所有人都对X017那一头柔软蓬松的自来卷毫无抵抗能力,三日月宗近一边满足地揉着X017的头发,一边调侃:“哦啦,还带着点心过来了~哈哈哈,甚好甚好~”

“这是卷卷专门拜托烛台切大人做的。”狮子王大大咧咧地盘着腿也坐了下来,接过莺丸递来的茶,兴高采烈地塞了一块点心到嘴里:“真美味~”

“哈哈哈,托了卷卷福的呢。”三日月宗近也坐了下来,举着茶杯一脸的悠闲,就像是一个真正的老爷爷一样。

“卷卷,这边。”坐在最右侧的小狐丸看到X017很高兴,拍了拍自己的腿示意她坐过来。因为最近X017总是缠着他(调查),所以他迅速和新来的短刀熟络了起来。

多一个腿部挂件的感觉不错,而且帮X017梳理同样不听话的卷毛时也非常开心~

可惜X017迅速的紧挨着三日月宗近坐了下来,被无视的小狐丸瞬间连头发都不翘了。

“卷卷真的很喜欢三日月宗近大人呢,刚刚去仓库里放刀,也看了那振三日月很久。”狮子王毫无顾忌地爆料。

“啊啦~卷卷喜欢老爷爷我的本体吗?”三日月宗近捂着嘴轻笑了起来:“不过以后如果还想要看‘我’的话,就来我的房间吧,还可以摸呦~”完全不在意自己的话产生了怎样让人误解的歧义。

X017没注意那么多,她捧着茶水小心翼翼抿着,脑子里全部都是如何顺利将那振暗堕的三日月拐走的计划。

而就在此时,她突然接到了狐之助的讯息。

“X017大人!技术部已经查明了错误情报的原因,被举报有疑似短刀惨叫的是NO.A074本丸,因为坐标与NO.A086相近而被记录错误,并且昨天又有审神者举报已经很久没有看到那座本丸里有短刀出现了!”

“……”X017不同声色地站起身向太刀们行了个礼,含糊其辞地告别后,便头也不回地跑开了。

“总觉得卷卷有很多心事呢~”狮子王再次丢了一块点心进嘴里,边咀嚼边说道。

“虽然有时候很黏人,但有时候也会表现出不符合外表的冷漠呢~”小狐丸对X017无视他的事情有些耿耿于怀。

“哈哈哈~小家伙有自己的想法不是很好嘛~”三日月喝了一口茶,若无其事地说道。

“点心……”莺丸垂着头,慢悠悠地说道:“豆沙馅的很好吃呢。”

“是啊,烛台切的厨艺又上涨了。”

“哈哈哈,因为是做给短刀的所以弄成了小动物的样式呢~”

“花生馅的也不错!”

远处走过四处寻找弟弟无果只听到老年组在无意义讨论点心馅的一期一振表示:卷卷到底跑到哪里去了QAQ?

(十八)

“现在需要我脱离NO.A086本丸吗?”X017蹲在堆满锻刀材料的仓库里与狐之助联系。

“并不需要呢,X017大人,NO.A074本丸的审神者已经有了防备之心,贸然出现反而会引起怀疑。”狐之助晃动着尾巴认真说道:“虽然狐之助会自爆保护X017大人不受伤害啦,但是最好还是按兵不动,等候时机。”

“……等候时机?”

“是啊,因为NO.A086本丸和NO.A074本丸离得很近,所以技术部已经安排今后几天的演练场的对战了,X017大人可以到时候先侦查一番。”

“……我明白了。”

“不要担心X017大人,狐之助自爆起来可是连自己都怕呢~”

掐断了与自爆狂魔狐之助的联络,X017一走出资源库,就又遇到了路过的审神者和长谷部。

“……”

“……”

看着审神者和长谷部微妙的眼神,X017想到了什么,认真地说道:“主公大人,我没有偷吃玉刚。”说完想了想又补充道:“砥石也没吃。我不吃那些的。”

“……我知道。”审神者好笑地戳了戳小家伙的脸颊:“卷卷一点都不挑食~”虽然每次吃的少到让烛台切恨不得亲自喂到她嘴里。

乖乖地任由审神者戳了自己圆鼓鼓的脸,X017缓缓说道:“主公大人,我想……”

不!你又想搞事情对吗?我拒绝!我反对!

“主公大人,我想去演练场可以吗?”小短刀每次求人时眼睛里都像是落满了闪闪烁烁的小星星,让人完全没法说不。

眼看审神者的防线已经崩溃,压切长谷部立刻上前为主分忧:“恕我冒昧,卷卷想要去演练场是因为什么吗?”

小短刀似乎被问愣了,亮晶晶的眼睛眨巴了好几下,最后歪着脑袋一脸坚定地说道:“我想要去看看其他本丸里的刀剑付丧神什么样子呢,不可以吗?主公大人?”

“……”

一期一振你快来!你家弟弟爷控都控到其他本丸里去啦!!!


评论(13)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