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沼

[刀剑乱舞]袖手旁观(三)

*暗黑本丸

*OOC 私设 

*含监禁黑化虐待QJ等不适情节

*含男审神者

*源于突然很想看【被变态杀人狂男审神者囚禁在本丸折磨的普通人】和【明知道审神者是人渣却只能成为帮凶袖手旁观的刀剑们】

*大部分是玻璃渣脑洞段子,没有具体连贯剧情

*本章开始采取以各个刀男视角叙述。本章烛台切光忠/药研藤四郎

*所做的一切,并不只是为了忠诚。



(十八)烛台切光忠

 

审神者一大早吩咐下本丸运营一切照旧后便回了现世,仿佛这里的一切都不值得他留恋似得。

身为当日近侍的烛台切光忠打开审神者的房门,昏暗燥热的室内悄无声息,浓烈的熏香混合着鲜血的甜腥在室内发酵成诡异的香气,恍惚间觉得云雾缭绕,仿佛身处异界。

他看到地上到处散落堆积着被撕扯破的艳丽布料,有的还沾染着血污,然后在房间的最深处找到了仿佛同样被撕扯坏的少女。

烛台切光忠走过去,蹲下,撑起一块干净柔软的毯子将赤裸的少女裹了起来。

她的眼睛半阖,似醒非醒,唇角的伤口结了血痂,身体更是冰冷的吓人,气息弱小到如果不是胸口略有轻微的起伏,烛台切光忠就要以为这是一具尸体了。

他原本准备把她送到药研藤四郎那里治疗,可刚伸手搂住少女细弱的肩膀,白色的毯子就因为他的动作而滑落了一半,露出了少女白皙的腿。

鲜血混着白浊的液体从隐秘的地方流下,顺着她细弱的小腿滴落在地上,艳红的色彩无比刺目。

烛台切垂下了眼睛,他脱下自己的外套把少女裸露在外的腿小心翼翼包裹住,然后拿出了黑色的纱巾准备按照审神者的命令蒙上少女的眼睛。

 审神者曾得意洋洋地说道,身为被圈养的金丝雀,眼眸里只需要映出主人一个就好了。

 “你是要带我去地狱的神明吗……”

原本毫无反应的少女突然开口说道,她低垂下的睫毛微颤了一下,声音彷如梦呓。

烛台切光忠没有说话,他撩开少女掉落到眼前的发,然后默默把纱巾系上,遮住了那一双毫无生气的美丽眼眸。

失去光明的少女并不死心,她颤颤巍巍地摸索着伸出手把烛切台的手掌捧住。

那几乎比她大上一倍的属于男人的手,骨骼坚硬修长,每个关节上都磨有茧子。

“是热的呢……”

她轻轻拉着他的手,然后慢慢把它贴在自己的脸颊上。

 他感到少女的肌肤像雪一样柔软冰冷。

 “……这证明……你是人类……而我也还活着……”

手掌里泛起了潮湿,她又哭了,她总是哭泣。

是不是人类的少女都是用水做成的,永远有流不完的眼泪?

“这里本身……就是地狱啊……”

下一秒,少女便抓着烛台切光忠的手死死咬了上去。

像是用尽了力气,恶狠狠把浑身唯一的尖刺深深印入男人的血肉之中。嘴角的伤口都崩裂开来,两个人的鲜血混合在一起,从她的嘴唇、下巴滑落。

“我恨你们,我恨你们,我恨你们!!!!!!!”

少女仇恨的模样像是濒死嘶吼的小兽,那样浓烈的恨意,和因为恨意而扭曲的彷如般若的面庞,让她不再只是一个被破坏的玩偶,而是一个真真正正有血有肉的人。

“…那就恨吧。”

冷冰冰回答道。烛台切光忠好像完全不在意自己手上深至入骨的伤口,他打横把挣扎哭吼的少女抱了起来,向房间外走去。

 如果这样的恨能够让你想要继续活下去的话……

 

(十九)药研藤四郎·壹

 

背部、手臂外侧大片擦伤。

左肩膀脱臼。

右手小指和食指骨折。

颈部,胸前,腿侧都有成片的咬痕,深浅不一,有的已经结了血痂。

手腕脚腕淤血红肿,膝盖更是磨伤到血肉模糊。

还有更加严重的撕裂……

药研藤四郎认真地记录下少女身体的各处损伤,然后尽可能的把还可以用的医疗器具和药物整理好。

……不够,完全不够。

原本本丸内就只有专门为审神者配备的小型急救箱,里面东西有限,更何况上次少女突然高烧,已经把最后几片退烧药和消炎药都喂给她了。

她本就是毫无灵力的普通人,年龄尚幼,身体素质连一般人水平都达不到,就算想要使用灵力缓解下病痛也不可能。

推了推眼镜,药研有些担忧地看着躺在床上因为伤口发炎而高烧不退的少女。

她紧闭着双眸,脸颊染着不正常的潮红,嘴唇因为干裂破了口子,像是在做噩梦般不断呓语着什么。

不管是酒精擦拭身体,还是冰敷额头,少女的体温一直居高不下昏迷不醒。

烛台切光忠期间曾送来了一些熬的软糯的米粥,可刚喂到她嘴里就被她全吐了出来,现在更是连水都喂不进去,只能每隔一段时间用棉棒沾湿一下她的嘴唇。

人类太脆弱了,自愈能力又很差,再这样下去,她很快就会和之前的那些人一样死去。

虽然审神者留下了不少可以任意支配的小判,万屋也有售卖一些人类使用的药物,不过……绷带碘酒之类的还好,麻烦的是消炎药止痛药等……刀剑付丧神在没有审神者陪同的情况下购买此类药物是需要登记的,如果到时候引来政府人员的巡查盘问……

药研藤四郎的眼眸暗了下去,他心烦意乱地用毛巾沾了沾少女满是汗珠的额头。

因为自身的兴趣,药研藤四郎在得到审神者的同意后,有种植一些常见的草药在田间,也曾根据书籍调配了些简单的药剂。但是这些药剂只在同为刀剑付丧神的同伴身上使用过,并未用于过人类身体,虽说外表近似,但他们始终和人类是不一样,而且少女的身体如此孱弱,如果出现什么不可控的副作用……

“疼……妈妈……”

微弱的呓语打断了药研藤四郎的思绪,他赶紧走上前想要查看她的情况,却在手掌刚刚碰触到她的额头想要试探温度时被她紧抓到了怀里。

像是得到了什么慰藉,少女原本紧皱的眉舒展开来,痛苦的表情也有所缓和,晶亮的泪水挂在她的睫毛上,她像是小动物似蹭着他的手臂。

 ……不管怎么样,必须对她进行治疗。

不能……让她死去。

 

(二十)药研藤四郎·贰

 

药剂很快便熬制好了,在几次试图喂食却被毫无意识的少女抗拒后,药研藤四郎只好口对口的将药汁强行喂入。

为了防止她吐出来,药研紧紧按着她的脑袋,一点点用舌头抵住汤汁封住退路,直到她勉勉强强吞咽下那苦涩的药剂才松开,继续喂入第二口。

如此重复,也算是让她喝下了大半碗的药。

看着少女因为药物太过苦涩而皱成一团的脸,药研藤四郎摸了摸衣兜,掏出了一颗包裹着闪亮玻璃纸的糖果。

那是第一个到这儿的小孩子分给他和弟弟们的。

身为刀剑他们以前从没有吃过糖果,只觉得这样小小的玻璃弹珠样的东西竟然会如此香甜可口,他舍不得吃完,就留下了一颗。

抿了抿嘴禁止自己再想起那些毫无意义的回忆,药研藤四郎剥开糖纸,把浅紫色的透明糖果抵在了少女唇间。

原本她是抗拒的,可在发现是甜滋滋的味道后,便很快含在嘴里,小巧的舌尖轻轻扫过药研黏上甜味的手指,湿漉漉又有些冰凉。

他为她的额头又换了一块湿毛巾后,便继续坐在她身旁研究手中关于医疗方面的书籍。

可半天,也翻不到第二页。

 

(二十一)药研藤四郎·叁

 活下来……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第一次化为人形的药研藤四郎曾经觉得有和人类一样的身体真是太好了。

那些他还是刀剑时做不到的事情,感受不到的事情,他都觉得又新奇又有趣。

很快他明白了酸涩,苦咸,辛辣,香甜。

明白了寒冷,炙热,柔软,坚硬。

他用自己的身体去感知这一切并满怀感恩。

然后他又有了无奈,防备,隐忍,愧疚。

有了后悔,煎熬,漠然,绝望。

他用自己的心去尝试着人世间的苦难与痛苦。

 

在被美好事物环绕时欣喜不已,又被丑陋事物浸染而痛苦不堪。

不断挣扎,不断矛盾,不断抛弃自身,不断跌入更加无望的深渊,然后又因为看到了崖间美丽的花而拼命向上爬去。

如果只是刀剑不好吗?只要顺从地被人类使用,执行着自己杀戮的本质,永远只忠诚自己的拥有者,不需要思想,不需要感情,这些东西最终只会让利刃腐蚀,成为锈迹斑斑的废品。

 然而他还是有了自己的名字,生出了意识,顺应了召唤,化作了人形,最终成为了付丧神。

 终究还是羡慕并想要成为人类的吧?


评论(11)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