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沼

[刀剑乱舞]独一无二

*似乎撞梗了

*一个脑洞的延伸

*加州清光专场

*刀刀切开都是黑的


 

 

“请选择自己的初始刀吧,审神者!”当狐之助说出这一句话时,她简直快要哭了。

她盯着桌子上那把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红黑相间的美丽刀剑,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整整十一年了。

从天真单纯的高中小女生到现在被旁人嫌弃地叫作大龄剩女。她就因为年少时偶遇被审神者带回现世的“加州清光”,只那惊鸿一瞥,便让她喜欢了他整整十一年。

在费劲心思搞清楚那个让她寝食难安的所谓“刀剑付丧神”的少年的来历后,她就开始了漫长的考试生涯。

审神者资格统考测试每年举办两次,十一年来一共举办了二十二次,次次她都一丝不苟的参加了。然而似乎是上天故意给她的考验,二十二次考试里,只有七次通过了笔试,三次通过了面试,直到今年,她才如愿以偿的成为了一名合格的审神者。

清光清光清光清光。

她的眼里只有这一个少年,容不下其他任何东西。

“我,加州清光。河下游的孩子,河原之子呢。难以上手不过性能一流哦。”

在她根据入职培训的流程向刀剑输入灵力后,黑发赤瞳的少年便缓缓现出身形来。

他说着她最为熟悉的入手台词,红艳艳的眼睛含着满满的笑意。

他说:“你就是我的主人吗?”

她终于忍不住哭了。

我的清光,属于我的清光,只属于我的清光。

“诶诶诶诶~~~~讨厌我吗?不,不要哭了!!”被眼前哭到上气不接下气的审神者吓了一跳,加州清光一时间以为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慌乱地上前想要安抚情绪不稳定的审神者,可手指刚刚抚上她的脸颊抹去她的泪水,她就哭得更厉害了,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QAQ”怎么办?我似乎一出现就惹哭了主人诶!!!

“清,清光……”她强忍着哽咽,用手轻轻拉住了因为愧疚而不住向后退去的加州清光,结结巴巴地说道:“清光……你会爱着我吗?你会一直陪着我吗?”

诶诶诶诶……这不应该是我的台词吗=口=……加州清光无奈地望着哭得稀里哗啦不成样子的审神者,叹了口气,把矮了他一头的她搂在了怀里,轻柔地说道。

“当然啦,我会一直,一直都在你的身边呦,主人~”

“……恩,恩TAT!!”

……今天晚上就开寝当番!恩!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身为二十六岁还保持着‘0’恋爱经验的大龄剩女,在没忍住面对自己单恋了那么久的人哭鼻子后,她立马羞愧地窝在房间裹着被子不敢露面。

毕竟加州清光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少年的模样,而身为一个一只脚即将迈入三十代的老阿姨,竟然会在面对美少年时哭成那个样子,还说出了羞耻到极点的台词,一点都不成熟,一点都不御姐,简直像是一个痴汉!!!

投胎!重来!!

她在被子里边打滚边无声地呐喊。

“主人,新伙伴要来了~”

突然,门外响起了加州清光的声音。

“等,等等,马上就出来!”她慌忙从被子里钻出来,一边拼命捋顺自己因为刚才幼稚的举动而被蹭到乱七八糟的头发,一边懊恼自己怎么就被狐之助忽悠着去了锻冶坊锻了新刀呢。

至少要和清光单独多相处个百八十来天再说啊!

她有些抑郁地照着镜子摸了摸眼下似乎又加重了许多的黑眼圈。

自己已经不再年轻了,又因为一直执着于审神者的考试,和家里闹翻了好多次,毕业后一直都是在各种辗转打工,没有固定安稳的工作,平日里也多是宅在家里学习审神者的有关资料,存款更是全部拿去报名了什么“审神者速成班”“如何增强你的灵力”“刀剑付丧神的历史与考据”等等时之政府开设的培训班。

如果不是今年成功以最后一名的幸运成为了审神者,她真不知道自己这样的生活还可以坚持多久。

还好,她终于可以和清光在一起了。

不过……如果可以没有其他刀剑付丧神们的出现就好了。

她想。

 

开门后,她看到她心心念的少年正靠在门外等着她。那双赤色的眼睛像是最为璀璨的红宝石般熠熠生辉,薄薄的嘴角轻轻挑起,下巴上小小的痣点更是衬得他艳丽无双。

我家清光就是特别特别特别好看!!!!!!

她刷地红了脸,垂着头不敢直视却又忍不住偷瞄了好几次。

加州清光看到自家审神者这般害羞胆小,便主动上前牵起了她的手,笑盈盈地说道:“我们一起去看看新来的伙伴吧,主人~~嘛,就算来了新人也要最爱我哦~”

最爱你了!!!只喜欢你一个人!!!!!

她的内心已经咆哮了起来,可被少年牵着手的地方让她浑身热气腾腾头晕脑胀。

一缓过神儿就已经到了锻冶所。

铸剑的小刀匠已经笑眯眯等在了那里,被白布所覆盖的刀剑被他工工整整摆在房间中心。

“啊嘞~看长度是一把打刀呢?”

初次锻刀的审神者像所有刚上任的审神者一样,听从狐之助的话丢入了ALL50的材料,按理说应该出现的都是短刀才对,没想到竟然是一把打刀。

加州清光有些好奇是哪一把打刀这么迫不及待地追随自家审神者的灵力听从召唤而来……不会是大和守安定那个家伙吧?哼,不管是谁,想要和他争宠都是不可能的!

看着眼前的打刀审神者有点纠结。

她一方面很想多和加州清光单独相处,一方面又有些畏惧于时之政府下发的任务。

毕竟她可是这批审神者的最末位,如果不认真完成工作被撤销了审神者资格的话……她根本不敢想自己接下来会怎样。

深吸了一口气,她将召唤付丧神用的注满灵力的符文贴在了刀剑上面。

随着灵力瞬间被融入刀剑之中,一阵刺目的白光后,一个身影出现在了原本刀剑所在的地方。

“我,加州清光。河下游的孩子,河原之子呢。难以上手不过性能一流哦。”

她瞪大了眼睛,看着在光芒中逐渐现形的少年。

是加州清光。

她的初锻刀竟然也是加州清光。

“啊嘞,这不还是我吗?”初始刀加州清光看到又出现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有些新奇。

虽然没有硬性的规定,但是一般本丸内很少会同时出现两把相同的刀,一般情况下相同的刀不是召唤不出付丧神,就是要和相同的刀剑融合链结为一把。

这种近距离观察自己的体验只有在演练场上会遇见。

……等等,自己是这样看起来让人觉得不爽的家伙吗=皿=?!

“清,清,清光……?”被自己的初锻刀吓了一跳,不知道该怎么解决现在情况的审神者有些结巴地小声求救道,结果两把加州清光同时向她望了过去,俊俏的脸上露出了一模一样温柔的微笑。

“怎么了,主人?”

双重暴击!审神者血条归零。

“啊嘞,这是要把我链结吗?”初锻刀的加州清光有些不开心,他用手指绕着自己的辫子,眼睛不着痕迹地打量着自己的主人和另一把加州清光。

看起来主人很喜欢“加州清光”呢,或许可以……

“我可是主人的初锻刀啊~”他上前拉住了审神者的衣袖,撒娇般可怜巴巴地说道:“我也会好好的爱着主人的~”

救命!!清光竟然对我撒娇了!买买买!哦不,留留留!!!!

看到自家审神者闪闪发光的眼睛,初始刀加州清光就明白自己赶不走这把让人讨厌的家伙了。

他撇撇嘴,有些不高兴:“既然主人想要留下来的话,就留下吧……不过我可是主人的初始刀哦!”说完还挑衅地看了一眼初锻刀加州清光。

这是……修罗场!第一天就出现的加州清光修罗场!!!审神者表示自己简直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今天晚上就开寝当番!恩!三个人一起!!(喂!!)

 

留下了初锻刀加州清光后,便迎来了时之政府的第二个课题。

出阵。

虽然很舍不得清光去战场那么危险的地方,可是为了以后可以长长久久的和清光在一起,她也没有办法,只能愁眉苦脸地帮加州清光戴上刚搓好的刀装,眉毛皱的几乎要打成结了,眼睛也泪眼婆娑的。

“安心啦,我很快就会回来的哦~”看着主人可怜的模样,初始刀加州清光摸了摸审神者的头发,宠溺地说道:“放心,身为队长的我一定会安全的把这家伙带回来~”说完还皮笑肉不笑地瞥了眼一旁的初锻刀加州清光。

作为主人的第一把刀,他可是当仁不让的成为了队长呢。

“主人把珍贵的金刀装交付于我,我一定不负主人所望,成功归来。”初锻刀加州清光不甘示弱,拿出主人给他的唯一一个金刀装炫耀般说道。

“一定,一定要快点回来!”她不安地看着两个有些针锋相对的加州清光,抿了抿嘴小声说道。

“加州清光,定会为主人带来胜利!”两把加州清光用同样嘹亮的声音异口同声说道,然后看着审神者涨到通红的脸颊,都笑了:“哦哦,出阵啦——!”说完便消失在了时间装置旁。

一下子本丸里就只剩下了审神者一个人。

她有些呆呆地看着少年们消失的地方,心中像是被捅了一个大洞,又担心又害怕。

她的加州清光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平安的!

她不断说服着自己,想要去厨房准备食物等待清光凯旋归来,可越是不愿去想的事情越是频频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她想到在学习成为审神者的时期,她看了无数遍的刀剑付丧神们出阵时的记录视频,看了无数遍加州清光重伤爆真剑必杀的资料,看了无数遍漂亮的少年在重伤碎刀时缥缈又虚弱的微笑,便忍不住哭了起来。

别说受伤了,如果清光因为不开心皱一下眉头她都要自责难过半天。

她深爱着的加州清光,不能让他遭受危险!不能让他受伤!!

这般想着,她慌忙冲进了锻冶所,想要多锻出几把刀来。

一个不注意,她便用光了本丸所有的资源,又锻了五把刀出来,而且清一色全部都是打刀,这让她安心了许多。

手里握着召唤刀剑付丧神的符咒,她想了又想,还是决定等加州清光回来再说。

如果清光以为她喜新厌旧趁他不在锻了其他刀剑出来就不好了。

她这样想着,又回去做起饭来。

如果清光可以一直呆在本丸陪她就好了。

她红着脸切着萝卜,脑子里全是加州清光微笑的脸。

 

归来的号角响起,她慌忙丢下手里的东西向外跑去,就连不小心被滚烫的热水烫红了手指都顾不得。

一出本丸,她就看到似乎有些狼狈不堪的加州清光们互相搀扶着向她走来。

少年受了不轻的伤,头发都乱了,衣服上也划了好多道口子,更别提脸上沾着的血迹了。

她一看心就慌了,还没等他们走近就控制不了自己的流起眼泪。

她的清光受伤了,她的清光受伤了,她宁可受伤的是她自己!!

“对不起哈,刀装们都被我们弄坏了……主人?”初始刀加州清光一靠近审神者便发现了她的异常。

她呆愣地站在那里,嘴唇咬得死死的,不说话,可眼泪却掉的很凶,眼睛都有些肿了。

他有些懊悔自己的无用,今天已经惹哭了两次审神者了。

他连忙和初锻刀加州清光使了个眼色,两把刀立刻松开了互相搀扶的手,哈哈哈笑了起来:“嘛嘛,看起来有些狼狈而已,其实没一点事啦……”

还没有说完,两个人就被审神者一把抓住了衣角。

审神者不说话,只是拼命地摇头,她努力抑制自己的哭声,一字字地说道:“手,手入……室……快……疼……”

虽然没有把话说完整,可加州清光已经领会审神者的意思。

他们的审神者如此的疼爱珍惜自己,竟然会因为他们受伤而难受成这个样子,让他们也有些鼻子酸起来,心中却升起无尽的喜悦。他们默契的一人一边轻轻把不停颤抖的审神者搂入怀里,开心的上扬了嘴角。

“嘛嘛~轻伤,轻伤啦~保养一下就好了~”

“让主人看见了不漂亮的一面真是丢脸呢~”

“都是他非要抢誉啦,才没有注意到后方突然出现的敌人!”

“喂喂!是谁一刀就被敌人砍掉了金刀装的?!”

三个人就这样拌着嘴,相互依靠着到达了手入室。

可直到加州清光们脱下了外罩,露出瘦削却精实的胸膛准备进行手入时,她这才发现,她刚刚锻刀似乎用完了所有资源……

看了看空空如也的资源库,又看了看赤裸着上身,身上挂着深深浅浅血痕的两把加州清光,她恨不得现在就把自己这个笨蛋打死。

“资源……新刀……我……”笨死了笨死了笨死了笨死了!自己这十几年都是白学的吗?连保留基础资源这种新手都知道的事情都忘了,她的清光身上那么多伤,一定痛死了,都怪她,都怪她。

她气得连扇了自己好几个巴掌。

加州清光们一看到审神者自虐的行为,吓了一跳,赶紧上前拉住审神者的手制止,心疼都看着她有些红肿的脸颊:“主人,不疼的,真的,我们去唤醒新的付丧神,让他们出阵,就会有新的资源啦!”

对对对!现在不是惩罚自己的时候。

她连忙带着两把加州清光朝锻冶所跑去,期间还差点被自己的衣摆绊倒,等到他们到达锻冶所,没等刀匠说话,她就冲过去在五把刀上都贴上了灵符。

刺目的光芒闪烁起来,待他们终于可以睁开眼时,入目的五个黑发赤瞳的少年让他们全部愣在了原地。

“我,加州清光。河下游的孩子,河原之子呢。难以上手不过性能一流哦。”

“你就是我的主人吗?要好好爱我哦~”

五把打刀,全部都是加州清光。

“怎么回事?锻冶所出问题了吗?怎么全部都是我?”原本冒出了个初锻刀加州清光就已经让他很不爽了,刚刚才趁出阵时和那个讨厌的家伙达成对主人占有分配的协议,这竟然又冒出了五把同样的加州清光。

搞什么?!!这五把一看就是披着加州清光皮的很会耍心机的妖艳贱货啊?!!

审神者也愣住了,张着嘴,望着同时出现的五把让自己日思夜想的少年们不知所措,原本挂在睫毛上的泪水因为她眨巴眨巴的眼睛都掉了下来。

“你们这些家伙,怎么把主人弄哭了?!”新来的加州清光一看到审神者泪眼朦胧楚楚可怜的样子,立刻就发火了,冲过去抹去她脸上的泪痕,口气不善地说道:“身为刀剑付丧神们不是应该守护着主人吗?”

初锻刀加州清光一听也火了,哪里跑来的家伙竟然质疑他不够爱护主人??!他上前抽出刀逼退了新来的加州清光,牢牢把审神者圈在怀里。

“我可是主人的初锻刀,你们这些家伙能不能留下来还不一定!这个本丸不需要这么多相同的刀剑付丧神!”

新来的加州清光一听,脸色立马苍白了起来,默默地退到了后面,红色的眼睛也失去了原来的光辉,好像很难过的样子,看的审神者满是心疼。

“嘛嘛~都是主人的刀剑何必互相剑拔弩张~”另一把新来的加州清光一看形式不对,立马上前劝阻道,他看了一眼满身是伤的初锻刀加州清光和初始刀加州清光,眯起眼睛笑了起来:“似乎这两位同伴受了不轻的伤呢,需要尽快手入的吧?”

听了新来的加州清光的话,审神者幡然醒悟,眼泪又扑哧扑哧往下掉了起来,冲上去就一把扯住了新来的加州清光。

“清光你……你们可以出阵帮忙带回来资源吗?我太傻了,把所有资源都锻刀了……现在没有办法手入……拜托了……求你了……呜呜呜……”

“……真是羡慕呢~这样说明,‘我’还是被爱着的吧?”摸了摸扑到自己怀里哭个没完的审神者,新来的加州清光看了一眼满脸敌意的初始刀和初锻刀,说道:“放心,我会带回来资源的~”说完斜着眼瞅了瞅其他几把加州清光。

原本一脸羡慕嫉妒的其他几把加州清光也信誓旦旦地保证会带回足够的资源后,审神者这才放下心来,时不时抽泣几声的跑去拿之前做好的刀装为出阵做准备。

“是个很好很温柔的主人呢~”趁着审神者不在,新来的加州清光说道。

“那当然!”初锻刀加州清光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口,依旧一脸的敌意:“你们可不要妄想让她留下你们,她是我的主人!”

“可是你只是初锻刀呢~”另一把一直没有说话的加州清光突然开口道,他抬眼示意了一下远处和审神者一起搬刀装的初始刀加州清光,缓缓说道:“你也不是第一把加州清光吧?能留下你的话,自然也会留下我~”

“……”初锻刀加州清光脸色立刻变得很差,他有些不甘地看着远处初始刀加州清光陪在审神者身边亲昵的模样,眼神越来越黯淡。

 

原本刀装就搓的不多,又在刚刚出阵中毁坏了一批,只剩下几个品质不太好的绿刀装,勉强能让新来的五把加州清光一人分上一个。

没能提前做好一切防护措施的审神者很是愧疚,她太过的忧愁担心,以至于影响了在座所有加州清光们的情绪。

有人暗自窃喜,有人不动声色,有人黯然神伤,有人满心嫉恨。

“放心放心,我们找到足够的资源就回来~”新来的加州清光们的其中一位拉起了审神者的手,他早就注意到那只白皙的手上,有一小块新的烫红的痕迹,便怜惜地把它放在嘴边,用舌尖轻轻舔舐着,惹得周围一片杀气腾腾。

“真希望主人也可以如此疼爱珍惜我呢……”新来的加州清光说完,便苦笑着消失在了时间装置之中。

 

审神者现在坐立难安。

她有些不敢面对默默陪在她身边的初始刀加州清光和初锻刀加州清光,可却又忍不住为另外五把出阵的加州清光们担心。

她的清光理应独一无二,理应举世无双。

可是那不公平。

他们都是加州清光,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情绪,他们活生生站在她的眼前,他们对着他微笑,亲昵的叫着她主人。

那是她曾经梦寐以求以至于到现在还感觉不可思议的事情。

她根本不可能抛弃其中任何一把。

可是……那同样不公平。

愧疚,担忧,喜悦,不忍。

无数种喷涌而出的情绪占据了她所有的思想,让她混乱无比。

她原本就是优柔寡断,懦弱又不成熟,这一辈子做过的最决绝疯狂的事情,就是笨拙又卑微的爱上了加州清光。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凭着自己的努力越来越多的了解了“加州清光”,越来越多的积攒着满心的恋慕,也越发的觉得自己根本配不上加州清光。

他是高高在上的神明,是高岭之花,是山间云雾,而她只是亿万众生中最为卑劣的普通人,是路边泥尘。

像她这样的家伙,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本丸外传来凌乱的脚步声,是清光他们回来了!

她一个激灵,飞速向门外跑去。

老远就看到她奔跑过来的加州清光们眼睛一亮,原先灰头土脸的样子一扫而光,咧着嘴眯着眼笑了起来,手里还拿着大堆的资源。

她运动很不在行,跑过去时已经气喘吁吁,可她根本顾不上自己难受不难受,不住打量着眼前的加州清光,生怕他有个什么 闪失。

完好无损的加州清光,眼神温柔的加州清光,笑容灿烂的加州清光,撒娇可爱的加州清光。

……

等等,这里怎么只有四把加州清光?

她像是失了魂儿似得看着围在她身边吵吵闹的加州清光们,眼睛一遍又一遍的扫过去。

一,二,三,四。

不对,重来。

一,二,三,四。

不对不对!!

她明明是送走了五把,怎么只回来了四把呢?

那一位清光呢?是在和她开玩笑吗?是藏了起来吗?是躲在一旁得意洋洋看着她着急吗?

她死死拽着眼前的加州清光,尽量平复着自己焦躁的心情,小声问道:“还有一位加州清光,去哪儿了呢?”

她的话引来了一阵让人难以忍受的沉默。

她看到眼前加州清光的笑容慢慢凝固在脸上,看见他垂下头,长而密实的睫毛遮住了艳红的眼眸,她看见他满脸愧疚,几次开口都没有发出声音。

“……抱歉,主人……那一位加州清光大人……在与敌人的战斗中,身负重伤,碎刀了……”

……

……

……

谁?谁碎刀?加州清光?她的加州清光?她的清光碎刀了?

她彷如一下子堕入了黑暗之中,听不见周围人的话语,看不清周围人的面容。

她脑海里只有清光黏满鲜血的面庞,空空眼睛,和仿若喃喃自语的那一句话。

“我…到最后都被爱着……?”

……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

她一下子跌坐在地上,身边的加州清光慌忙想要搀扶起她,可她仿佛失了魂魄,没有表情,没有举动,没有哭。

归来的四把加州清光见状,全部扑通一下跪了下来,沉默不语。为首的加州清光抽出自己腰间的刀剑,低下头,声音喑哑:“抱歉主人,没有如约全体归来,身为队长的我愿意以死谢罪。”

说着就扬起了刀。

可还没等刀挥下,便被人拦下了。

审神者一把抓住了加州清光手里的刀剑,锋利的刀刃没入她的手掌,鲜红的血一涌而出,滴滴拉拉落了一地。

加州清光心头一紧,连忙松了手,一把搂住了审神者。入目的鲜红色让焦急诧异的少年慌乱了手脚,眼眸间泛出了泪光。

“主人!你的手!赶紧拿药和绷带过来!!!快点!!!”

“清光……”像是终于回过了神,审神者呜呜咽咽地慢慢开始哭了起来,哭声越来越大,泪水几乎沾湿了加州清光的衣领。

“别离开,别离开,留在这,清光,留在这儿,留在这儿,别离开……”

“……好,我留在这儿,留在这儿。”

“永远都不要离开,清光,永远都留在这儿。”

“好,我永远都不离开。”

撕心裂肺的哭泣声回荡在整个本丸之上,那切切实实的悲伤与痛苦像是一团晦涩的烟雾笼罩了所有人。

他们知道审神者真的非常非常伤心,他们怜爱她,因为她的哭泣而难过,也因为那个能让她如此痛苦悲伤的加州清光而有些嫉妒。

哭了一会儿,似乎因为情绪起伏过大外加手掌失血过多,审神者昏了过去。

加州清光连忙抱着她向手入室跑去,他匆匆经过刚刚一直沉默地站在一旁的初始刀加州清光身边,却被那个身上还负着伤的少年拦了下来。

“真的是遇敌重伤才碎刀的吗?”

初始刀加州清光垂下眼脸,面无表情。

“……你在说什么啊,初始刀大人。”像是怀抱着世上绝无仅有的珍宝一般,加州清光爱慕地看着昏迷不醒的审神者,声音没有丝毫起伏。

“我们都是加州清光,你难道会不清楚吗?”


源于自己的脑洞之一:

她十五岁时对加州清光一见钟情,随后参与了十一年整整二十二次考试,才终于在二十六岁那一年当上了审神者。

初始刀理所应当的是加州清光,望着自己整整暗恋了十一年的对象,她恨不得当晚就开寝当番……咳咳,当然感情还是要慢慢培养的。

而后她的初锻刀也是加州清光……虽然没有硬性规定,但是一般审神者的本丸内都不会出现两把相同的刀剑,但是心软如她还是把加州清光2号留下了,然而接下来便迎来了加州清光3号,加州清光4号,加州清光5号……她锻出的刀,全都是加州清光。

奢望着无法独占的爱,愧疚着无法平均的爱。


PS.写到一半的时候发现和一个妹子撞梗了……还好我主场是黑的^_^。

评论(7)

热度(48)